今天树懒砸画破画儿了吗

[超九/森鬼]森冢骏不知道明日喵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水晶她是神!aaaaaaaa

喵了个唧小水晶°:

啊哈 没想到吧

我流OOC 甜饼 鼾



(关于明日奈和明日菜:换一种 叫法)







我们来玩个游戏,森冢先生。



欸,明日喵酱也会有这种提议呀?来玩吧来玩吧。



森冢骏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面对恰巧与他一同办公的鬼崎明日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满盛蜂蜜,是深潭的照影。深潭正中端坐一位明日奈小姑娘,和和气气安安稳稳,细眉浅浅地蹙起。



规则很简单:我们说一段话,藏一句是假,听的那位负责猜出来。没能猜出来的……



鬼崎清清嗓子。



……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森冢桑你觉得如何?



嗯?听起来真是意外单纯的游戏呢?森冢眯起眼笑起来,抬了抬他那顶砂色便帽,露出柔软的刘海和浅棕色睫毛——他睫毛生得很长,太容易使人移不开眼睛。



森冢放下笔,轻笑着点了点下巴:我接受。……可以在对方发言时插嘴质询吗?你知道的,我这人话很多也超级无敌地喜欢插嘴噢?



为了捕捉漏洞吗……真不愧是森冢先生。鬼崎移开眼点点头。——那么我先开始。



再移回视线时,她那双淡蓝色眼睛明灿而坚定,显得脸庞更加光洁。她微启唇呼一口气,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过一个人。



她的眸子短暂地抬了抬。森冢觉得她在示意自己开始思考,于是停下了正在帽檐上打鼓的手指,向少女的鹅蛋脸投去了目光——当然,不用目距测谎术这点,他们是心照不宣的。



这句话简单又浅薄,且使用了大比重的模糊语言。森冢把它在脑内滤过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打了个呵欠说:明日喵也是花季的美少女哟,真让人羡慕呀。



……所以说,他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鬼崎没搭茬,续道:呆在他身边就能令人安心,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打比方的话就和候鸟一样,呼啦呼啦不知会飞到哪儿去了,但四处找过后发现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一直陪着我,就停驻在那里。



好像是还不错的家伙哦,森冢我有点嫉妒呢。森冢想了想自己这发言算不算狡猾——他明说嫉妒,又不点明嫉妒从何而来——不过他随之并起手指笑道:不过真是那么好的人的话会是过去式吗?夸张也算假话噢明日喵酱——



鬼崎摇摇头:主观评价的夸张算不上说谎。您先输一着了。



这样可真是太狡猾了!打马虎眼这种事,比连载漫画家借外出取材的名义躲在家玩舰娘还要不像话嘛!森冢愤愤不平地嚷起来,又突兀地停住——他被鬼崎惩罚性地拽了拽头发,让他闭嘴。



咳……总之他是很好的人。那个人瘦瘦的,神话里走出来喀索斯的侍从一样;他的眼睛里藏着暗暗的星轨,会呈现行星般暖棕色的光泽。他在阳光里睡觉的时候,睫毛一抖一抖,阴影也像行星的尾巴,稍纵即逝的,没能捕捉到会让人心生遗憾。



哎、哎!森冢急急忙忙地叫停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完——全!使用大量的模糊辞藻和修辞式的堆砌,这种做法即使是轻小说也很难受欢迎!除非是文学少女或电波系灵感主角的设定……呜哇,话说回来,这要怎么判断正误的?



我相信森冢桑。鬼崎淡然地将锅推回去。……如果想认输的话,提前准备好答应要求如何?



唔——!森冢夸张地捂住嘴发出怪声。



之后呢……那个人还很聪明,大脑强到不像话喔。但是人懒话多,还喜欢说谎,面对危险不知道躲;总觉得,他会蠢到连脑回路都不启用,就凭直感投入到危险的事态中去。但是,但是,就和披着棉白色绒毛的幼狐狸是一样的,他在做这类事时轻车熟路,只会叫人觉得他无辜。



森冢转了圈笔,感兴趣地弯了弯眼睛。



嗳,明日喵,他用商量的语气说,怎么会有人既聪明又愚蠢,既狐狸心胆又无辜卖乖呢?退一万万步说,我们的FBI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呢?明日喵呀明日喵,你一定在这点上说谎了。



他略带怜惜的眼神对上鬼崎微微现出笑意的眸子。



于是,你输第二次了。她申明自己的诚实,并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扬起脸继续说下去:



别人说,女孩子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英雄。我曾经不这么觉得,喜欢上那个人以后我慢慢感受到,这话倒是没错的。虽然他并不总是我的英雄,但每次看见他意气风发、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就觉得……就觉得。



她轻微地顿了一下。



……就觉得,果然能喜欢上他,真是太好了。



森冢报以苦笑:啊呀,结果我是来倾听少女的恋爱心理发言的?这样我的心里可会冒酸水的!难道那个要求是逼着我这单身者叫三声汪来听听?



不过——明日奈酱,你刚才那句独白之前隔了一小会儿喔,该不会是你心生动摇,用来掩饰谎话不被我发现的时间吧?



他用手幅度很大地指向鬼崎。森冢那张童颜讳莫如深,压抑着某些东西。



而鬼崎默而不言,颊边肌肤抖颤一瞬,慢慢爬上红绯——少女的姿态有些羞窘。



诶嘿☆



——就在森冢觉得他猜对了、将欢呼胜利的时候,小姑娘吊起眉梢,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么森冢桑,你猜错整三次了。她的语调都轻快起来:我的话也恰好说完啦。不如现在听听我的要求如何呢?



……



森冢缓慢地眨了眨眼。光线在他依然鲜嫩的那张脸和鬼崎正值青春的脸上扫来扫去。鬼崎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格外清秀好看,是真正的十七八岁光环辉耀。



他无言地瞅着鬼崎的神情,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哈,那么让我听听看吧?森冢摊开手苦笑道,一副“愿赌服输但请手下留情”的样子。他把后边一长串“国中生制服什么的就请饶了我吧”云云吞下了肚,但等着他的小姑娘发话,验证他的哥德巴赫。



鬼崎说: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森冢桑,请告知我你的答复吧。







嗨……



森冢向后仰去,险些跌跤。他混杂着愉快、困窘、得意和自负地笑了起来。他笑得几乎是个领到新制服的国中生。但欢欣之余,他还是友善地提醒了自己的可爱后辈:



明日喵酱,这个顺序可不对头喔?你还有要告诉我的事情、要揭晓给我听的答案吧?



鬼崎见他这样,在棉质罩衫下捏紧了拳头,想笑极了,又难得地板起了脸:



你可真狡猾啊,森冢桑。你都猜到了才会笑得这么不像样子……你一定是知道了,我说的谎是我的第一句发言,是我施展了诡计,从最初就奠定了你的败绩呢。



结果鬼崎还是没忍住而笑了出来。



因为真相是,我直到现在还喜欢着那个人;



……我直到现在,都还喜欢着你。





Fin

评论

热度(41)

  1. 今天树懒砸画破画儿了吗喵了个唧小水晶° 转载了此文字
    水晶她是神!aaa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