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蓝

谁知道呢。

惊!原来参赛者们的造型居然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战戈:

*非常有病。有私设。


 


1


凯莉十分郁闷


因为她的衣服太给凹凸大赛省钱了


能不省钱么,十五岁的人了


连胸都没有


 


2


金的帽子其实有很多很多顶


平时他都是轮换着戴


每顶帽子都会有一个编号


金就很喜欢7这个数字


 


3


紫堂幻的衣服是凹凸大赛友情提供的


他曾经委婉的拒绝过这种风格


但大赛回答:


“参赛者不可私自改变人设。”


即【第一眼看过去分不清男女】


 


4


金学了数学之后


曾经深刻的


求过格瑞裤子的体积


因为太像圆柱体了


 


5


其实金第一次看到丹尼尔时的诧异


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


他把丹尼尔衣服的带子看成了抹胸


 


6


金加入鬼狐天冲那么久


直到退出都搞不明白


鬼狐的斗篷是怎么塞下他的尾巴的


 


7


凹凸一大未解之谜


雷德和祖玛是如何在带上眼罩之后


走路还能不摔跤


 


8


嘉德罗斯的头箍


让人十分担心会不会被


他的头发撑爆


 


9


艾比和埃米


永远的反重力


 


10


雷狮是要征服星辰大海的男人


但是他够不着星星


于是只好把星星绣在头巾和手套上


 


11


第二季都要来了


和卡米尔认识了这么多年的雷狮


依旧不知道卡米尔


帽子的羽毛是哪个品种的鸟身上的


 


12


在寒冰湖行走的时候


佩利光着上身


没有感觉冷真是世界奇迹


 


13


安迷修的袖子为什么挽起来


据安迷修赛后回答:


“那是因为,定做的时候,


衣服是180的,而袖子却做成了190型号的。”


然后被衣服型号是190的雷狮笑了足足整个大赛


 


文/战戈


 


 



瓶颈期练习十五题。

马克

鹤汀凫渚。:

好久之前做的了,放出来存一下。

在不写出关键字的情况下完成以下场景描写。
物理和感官意味上都可以。


1.在不提及「孤独」「单独」等词的情况下,描写孤独。
2.在不提及「安静」「静谧」等词的情况下,描写安静。
3.在不提及「耀眼」「灼目」等词的情况下,描写万众瞩目。
4.在不提及「悲剧」「惨烈」等词的情况下,描写悲剧。
5.在不提及「冰冷」「寒意」等词的情况下,描写寒冷。



场景命题/事件写作。


6.描写没有流血和战争的革命。
7.描写至交渐渐陌路。
8.描写平凡的心有灵犀。
9.描写普通/坦然的恶意。
10.描写没有说分手的分手。




特定人物写作。


11.自/杀未遂者的眼睛。
12.长生不老者的节日。
13.天才的无能为力。
14.周末清晨的独居者。
15.唱着圣歌的恶魔。

[超九/森个人偏森asu]好梦留人睡。

水晶牛逼!aaaaaaaaaaaaa

喵了个唧小水晶°:

失踪人口。考完摸鱼。文力复健。


其实这是这个圣诞夜的少女心,请收好(……)


其实窝站all森森总可爱天下太平


许久不摸BG,窝方。


文中森总的说谎,指的是隐瞒了正片剧情里他死过一次的事。


喜欢窝的小伙伴不要急,太宰先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Merry Christmas!!






>>


 


  森冢骏贴着酒吧吧台坐下,又灵活地晃了晃腿转向。身量本就轻小,故而他有恃无恐动作翩翩,好个轻巧讨喜的潇洒公子哥儿(国中生级)。这家店他记不清来过几次,但每次来都挺尽兴,大抵由于女老板是个御宅级某类动漫爱好者之故。


 


  他欢喜来,老板也欢喜招待他。一来长夜漫漫霓虹斑斓,二来酒场喧嚣本就焦躁难安,森冢静下来就摆开了整张脸的清纯——他给她可供观瞻的伪天真,她给他浓度偏淡的酒(烈酒太折辱那张人神共愤的童颜),谈天何尝不要好对象。


 


  “但是说起来,森总你前段日子都没上这儿哎。”老板弹了弹洗过的发髻,“喔唷,作为刑警终于打算不再摸鱼啦?”


 


  她把酒哐当摆在森冢面前,看着被酒液湿了点下巴的童颜有点暗爽。


 


  “真是失礼!究极失礼!”忙着擦拭面部的童颜君伸出手愤怒地挥来挥去,“老板你也太过分啦,竟然把人民公务员每天的辛勤奔波说成是摸鱼哎,别人不过是回了趟乡下感受清新风光而已。居然被说得那么废柴。”


 


  “……也就是说我把你放飞自我的游玩之旅当作了认真工作的决心。我为我的臆想感到悲哀。”酒吧的映射灯时闪时灭,在阴影处投下斑斓的碎火。星火烧燎森冢骏那张怎么看怎么顺眼的国中生面孔,明明暗暗间老板开始思忖这厮平日到底长不长胡茬(我做了阿童木接受过的胡茬根除手术,森冢如是说),堪堪抑住自己不争气的打算讨一次捏脸的手。不过——


 


  “森总,你这家伙又在说谎吧。”


 


  “哎呀?被看穿了?所以说老板你这种嘻嘻笑着戳穿别人秘密的家伙真是可怕!你该不会是什么超能力者吧!”森冢无谓地吐了吐舌头,用手去戳新挂的桌案圣诞装饰,“这个红褐色根本没有品位嘛!超恶!难不成老板你是红绿搭配狂热者?这个名词本身就充满了吊诡意味嘛——”


 


  “您住口吧。”


 


>>


 


  森冢骏只有喝酒的时候像个成人。他惯于一手拂开刘海,一手先晃晃酒杯,随后两根手指撑住杯柄喝一小口,脖颈后仰时小指会幅度轻微地颤抖。他的眼睛某刻沉淀成树洞里蜂蜜又转瞬飘逸出树顶碎光影,然后在昏光下流露着孩童般天真的满足笑意。


 


  你看他眼神光灿面目鲜嫩,定料不得这人是个骗子。


 


  “刑警和诈骗犯天差地别,所共同处不过是——”森冢掀起便帽放到一边,竖起手指的同时他略略眨眼,“都能读懂一个酒吧女老板的心情罢了。”


 


  “——就算你是个二十六的成年颓废男,论起搭讪也只有国中生级别噢。”


 


  老板叹口气,想这人前世有多少灿烂年华,今生尽付了这张鲜嫩面皮。森冢骏骗术高明,骗过了岁月磨刀斑驳痕迹,骗过了大街多少妇女满腔母性,而今身量娇小不尴不尬,倒也不过是苟且偷闲活了个猪狗生营,枉费他生得聪明。


 


  “森总你啊,还是去骗骗妙龄的可爱少女比较好。喜欢皮相的冷面女孩子呀,总是会肤浅地向你伸来纤细小手哦?”


 


  森冢骏苦笑着摆摆手(他连苦笑都稚嫩得显假):“饶了我吧,在下还是更期待不二子款的迷人女性。”


 


>>


 


  老板点一根女士香烟,试探性问森冢要不要来一根。遭到拒绝后她也无所谓地自行开始吞云吐雾,云雾缭绕间她复端详矮个刑警那张脸,不是巫山胜似巫山,倒似变了某个棱角某根寒毛,有些奇谲意味。


 


  她问:“鬼知道你这些天经历了什么?总觉你整个人透出一股阴森气味。”


 


  森冢骏笑出一口白牙,单纯明澈,全场最佳:“真的变成鬼也说不定哦!毕竟我可是憧憬着超——日常的平凡刑警一名,鬼啊幽灵什么的更适合做警探工作不是吗!”


 


  看吧,又在玩人了。老板倍感无趣地啧一声,又挑眉笑起来,伸胳膊去隔着吧台拉过森冢的下巴说(老板:一米七五老处女):“圣诞大酬宾,请你试喝次新品如何?”


 


  “欸——不会是什么加了奇怪药物的饮料?还是喝一次就能永生长命的super juice?啊如果是永生的话请恕我拒绝这份好意,不体味常人对时光流逝的苦恼怎能探查人心之谜团呢?一口气说出这样的台词,我果然变帅了耶!老板你也快点承认啦。”


 


  “你只要住嘴整个人都很帅,矮子。”老板端一清爽爽凉冰冰高脚杯走来,对森冢投出个挑衅眼神去:


 


  “干。”


 


>>


 


  “……真是抱歉,前辈给店里添麻烦了。”


 


  老板省视着眼前微微鞠躬的少女,金发金眸,配色和举止一般浅淡,点到即止,拘谨守礼。她感慨森冢居然还有这么靠谱的后辈,过后又遗憾森冢极端靠不住的导师属性,白白担忧他误人子弟。


 


  “哎呀没事没事!这家伙也是老顾客了,常常顶着一张国中生脸来酒吧喝酒真是超烦的!上次还有大叔申请查他身份证哦,醉醺醺念叨着‘居然用正太招揽生意可太过分了’什么的。”


 


  “欸?”鬼崎明日菜略感惊奇地瞪大眼睛,接到“森冢先生醉得不省人事露宿酒馆”的电话再沿着闹市街一路找过来,已属她能力极限。再接收到奇怪的混杂成人意味的讯息,屡屡被森冢指出过分耿直的“明日菜大脑”有点处理不能了。


 


  “噗哈……真是个好孩子。好啦好啦,”老板揉了揉鬼崎柔软发顶,故意将未消的白烟吐到熟睡的森冢脸上,“不逗你了,鼓足劲把麻烦的前辈带回去吧!毕竟是现任FBI,这点难不倒你才对。”


 


  鬼崎被吓到似的向后缩了缩,狐疑地皱起眉头:“我……您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森冢先生他……”


 


  “嗨呀,糟糕。”老板笑靥如花,“我只是往圣诞节特饮里加了百分之三十的酒精和一点吐真剂啦。被问到‘身边可爱的女孩子’的问题就乖乖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了呀,备注上的明日喵亲?”


 


  “……”


 


  鬼崎硬生生偏过了头,蓬松金发很符合套路地遮住了表情。她快步走到吧台椅旁,小心翼翼伸出手把前辈的胳膊拉到自己肩上,又试探着斜了斜重心贴紧了肩上人的侧腰。森冢骏酒醉不显颓态,反而安静地闭着眼睛像睡着的孩子。他柔软褐发扫过少女衣领,痒得黏人烦心,却不及长睫毛一抖一抖捋过她肩头,实实在在换得鬼崎明日菜一阵迷惘,是迟迟钝钝的十八岁情怀跌宕。


 


  鬼崎想,这时候想个比喻才好,像什么呢,像只猫吧。鬼崎存着报复心理:她平时鲜少有机会反过来嘲讽森冢像只猫。


 


  她隔着手套触碰起雾玻璃门:霓虹闪烁光影交错,节日歌曲将气氛推上顶峰。她忽然发觉,原是圣诞夜呀,那么今年汇入人群的不是独自一人就不显孤单。


 


  她莫名涌上一点感激:太好了,谢谢你,森冢先生。于是心下坦然,推开门:呼啦——


 


  鬼崎迎面遭夜晚冷空气一激一退,鼻头红一红——幸好二人相依便足够温暖。鬼崎头脑耿直不懂圣诞,但侥幸窄小肩膀尚还有力,足可负担二人同行过一个寒冬。


 


>>


 


  老板的烟终于熄了,她勾勾嘴角弹去烟灰,开始收拾森冢原位的残杯剩盏。她想,自己有个了不得的聪明朋友,行走世上近三载却少人相依,笑颜天真无邪实则满口谎言。不过遇也遇了,互损几遭,朋友一场,还是得祝句节日快乐。


 


  “圣诞快乐。”


 


  “……那么祝你有个好梦吧。”


 


 


FIN。




祝各位有个好梦喔:)


过段时间会补小彩蛋,想看彩蛋的请留评论www啊没有红心和文评的伸手才不考虑哦


彩蛋可能只是小片段,不一定是森asu!




再次:Merry Christmas!!

[超九/森鬼]森冢骏不知道明日喵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水晶她是神!aaaaaaaa

喵了个唧小水晶°:

啊哈 没想到吧

我流OOC 甜饼 鼾



(关于明日奈和明日菜:换一种 叫法)







我们来玩个游戏,森冢先生。



欸,明日喵酱也会有这种提议呀?来玩吧来玩吧。



森冢骏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面对恰巧与他一同办公的鬼崎明日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满盛蜂蜜,是深潭的照影。深潭正中端坐一位明日奈小姑娘,和和气气安安稳稳,细眉浅浅地蹙起。



规则很简单:我们说一段话,藏一句是假,听的那位负责猜出来。没能猜出来的……



鬼崎清清嗓子。



……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森冢桑你觉得如何?



嗯?听起来真是意外单纯的游戏呢?森冢眯起眼笑起来,抬了抬他那顶砂色便帽,露出柔软的刘海和浅棕色睫毛——他睫毛生得很长,太容易使人移不开眼睛。



森冢放下笔,轻笑着点了点下巴:我接受。……可以在对方发言时插嘴质询吗?你知道的,我这人话很多也超级无敌地喜欢插嘴噢?



为了捕捉漏洞吗……真不愧是森冢先生。鬼崎移开眼点点头。——那么我先开始。



再移回视线时,她那双淡蓝色眼睛明灿而坚定,显得脸庞更加光洁。她微启唇呼一口气,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过一个人。



她的眸子短暂地抬了抬。森冢觉得她在示意自己开始思考,于是停下了正在帽檐上打鼓的手指,向少女的鹅蛋脸投去了目光——当然,不用目距测谎术这点,他们是心照不宣的。



这句话简单又浅薄,且使用了大比重的模糊语言。森冢把它在脑内滤过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打了个呵欠说:明日喵也是花季的美少女哟,真让人羡慕呀。



……所以说,他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鬼崎没搭茬,续道:呆在他身边就能令人安心,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打比方的话就和候鸟一样,呼啦呼啦不知会飞到哪儿去了,但四处找过后发现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一直陪着我,就停驻在那里。



好像是还不错的家伙哦,森冢我有点嫉妒呢。森冢想了想自己这发言算不算狡猾——他明说嫉妒,又不点明嫉妒从何而来——不过他随之并起手指笑道:不过真是那么好的人的话会是过去式吗?夸张也算假话噢明日喵酱——



鬼崎摇摇头:主观评价的夸张算不上说谎。您先输一着了。



这样可真是太狡猾了!打马虎眼这种事,比连载漫画家借外出取材的名义躲在家玩舰娘还要不像话嘛!森冢愤愤不平地嚷起来,又突兀地停住——他被鬼崎惩罚性地拽了拽头发,让他闭嘴。



咳……总之他是很好的人。那个人瘦瘦的,神话里走出来喀索斯的侍从一样;他的眼睛里藏着暗暗的星轨,会呈现行星般暖棕色的光泽。他在阳光里睡觉的时候,睫毛一抖一抖,阴影也像行星的尾巴,稍纵即逝的,没能捕捉到会让人心生遗憾。



哎、哎!森冢急急忙忙地叫停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完——全!使用大量的模糊辞藻和修辞式的堆砌,这种做法即使是轻小说也很难受欢迎!除非是文学少女或电波系灵感主角的设定……呜哇,话说回来,这要怎么判断正误的?



我相信森冢桑。鬼崎淡然地将锅推回去。……如果想认输的话,提前准备好答应要求如何?



唔——!森冢夸张地捂住嘴发出怪声。



之后呢……那个人还很聪明,大脑强到不像话喔。但是人懒话多,还喜欢说谎,面对危险不知道躲;总觉得,他会蠢到连脑回路都不启用,就凭直感投入到危险的事态中去。但是,但是,就和披着棉白色绒毛的幼狐狸是一样的,他在做这类事时轻车熟路,只会叫人觉得他无辜。



森冢转了圈笔,感兴趣地弯了弯眼睛。



嗳,明日喵,他用商量的语气说,怎么会有人既聪明又愚蠢,既狐狸心胆又无辜卖乖呢?退一万万步说,我们的FBI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呢?明日喵呀明日喵,你一定在这点上说谎了。



他略带怜惜的眼神对上鬼崎微微现出笑意的眸子。



于是,你输第二次了。她申明自己的诚实,并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扬起脸继续说下去:



别人说,女孩子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英雄。我曾经不这么觉得,喜欢上那个人以后我慢慢感受到,这话倒是没错的。虽然他并不总是我的英雄,但每次看见他意气风发、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就觉得……就觉得。



她轻微地顿了一下。



……就觉得,果然能喜欢上他,真是太好了。



森冢报以苦笑:啊呀,结果我是来倾听少女的恋爱心理发言的?这样我的心里可会冒酸水的!难道那个要求是逼着我这单身者叫三声汪来听听?



不过——明日奈酱,你刚才那句独白之前隔了一小会儿喔,该不会是你心生动摇,用来掩饰谎话不被我发现的时间吧?



他用手幅度很大地指向鬼崎。森冢那张童颜讳莫如深,压抑着某些东西。



而鬼崎默而不言,颊边肌肤抖颤一瞬,慢慢爬上红绯——少女的姿态有些羞窘。



诶嘿☆



——就在森冢觉得他猜对了、将欢呼胜利的时候,小姑娘吊起眉梢,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么森冢桑,你猜错整三次了。她的语调都轻快起来:我的话也恰好说完啦。不如现在听听我的要求如何呢?



……



森冢缓慢地眨了眨眼。光线在他依然鲜嫩的那张脸和鬼崎正值青春的脸上扫来扫去。鬼崎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格外清秀好看,是真正的十七八岁光环辉耀。



他无言地瞅着鬼崎的神情,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哈,那么让我听听看吧?森冢摊开手苦笑道,一副“愿赌服输但请手下留情”的样子。他把后边一长串“国中生制服什么的就请饶了我吧”云云吞下了肚,但等着他的小姑娘发话,验证他的哥德巴赫。



鬼崎说: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森冢桑,请告知我你的答复吧。







嗨……



森冢向后仰去,险些跌跤。他混杂着愉快、困窘、得意和自负地笑了起来。他笑得几乎是个领到新制服的国中生。但欢欣之余,他还是友善地提醒了自己的可爱后辈:



明日喵酱,这个顺序可不对头喔?你还有要告诉我的事情、要揭晓给我听的答案吧?



鬼崎见他这样,在棉质罩衫下捏紧了拳头,想笑极了,又难得地板起了脸:



你可真狡猾啊,森冢桑。你都猜到了才会笑得这么不像样子……你一定是知道了,我说的谎是我的第一句发言,是我施展了诡计,从最初就奠定了你的败绩呢。



结果鬼崎还是没忍住而笑了出来。



因为真相是,我直到现在还喜欢着那个人;



……我直到现在,都还喜欢着你。





Fin

正是在下…(哇的一声就哭了

kasakuriko:

突然就.....就.....【qw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想让萨来伊被爱情炸昏头脑嘻嘻嘻。
光是啵嘴我就写了两天_(。゚⊿ 」∠)_。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马克

嘘:

七弦声冷屠苏暖:



青浦:







Fast__: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发个关于超九的片段√

大半夜产粮系列
主要是怕忘了自催嘻嘻嘻
梨萨cp向注意
R15嘻嘻嘻
可能…ooc?
可能是飙车预告?🌝

束手无策地面对这种羞耻得要死的情况还真是……失算。
现已通体蜜色的萨来伊在喘息间这样想到。
灼热的快感一阵一阵地向他袭来,仿佛要将他的意识卷入深渊。
可是西园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的视线已经蒙上一层水汽。
西园恶作剧般灿烂的笑容已经模糊得看不清了。
意识没有被卷入深渊,只是被浪潮拍得支离破碎。
萨来伊渐渐感到一种过山车式的下坠感,还有种抑制不住得,想要释放的冲动。
西园突然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笑着看他被欲求不满折磨的样子。
「稍微给你点奖励吧。」
西园这么说着,手顺着萨来伊腹部肌肉的线条往下,然后像是恶作剧一般故意捏了捏他的腰。
萨来伊的身体痉挛了那么一瞬。
可是当西园看向他的时候,萨来伊却再也不是一开始的那种又羞又恼的表情了。
现在那双锐利的眼睛里已经看不见他任何至爱的物理公式和任何理性的影子。
情迷意乱的红晕在他的面庞上肆意地晕开。
陶醉得,热烈得,欲求不满得,黑色的眸里只剩下西园一人。
这副可爱的神情让她感到一阵兴奋,胸口随之涌上一股酥麻的暖流。
「萨来伊君,你果然真的很棒啊。」
西园又笑了,笑得那么灿烂。
她撩人的声线滑进萨来伊的耳道——
已经什么都不重要了。

来呀一起快活呀大佬们w
求扩关系
这里树懒or向璃
是云南妹砸
学生党/半吊子写手or画手
主二次和一次
三次我只宠干妈谢谢∠( ᐛ 」∠)_
最近沉迷小魔女and超九无法自拔
另外同时掉进手账坑里爬不出来
_(•̀ω•́ 」∠)_
企鹅号2257221863
微博@树懒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