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梨萨梨重症患者 。
事一名现役D级。
玄学ADV志仓千代丸现役催稿小分队队长。
大动脉是姬丝秀特·亚赛劳拉莉昂·刃下心,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吸血鬼。
冠状动脉目前是空的。
左心房里是西园梨梨花,右心室里是桥上萨来伊。

Shackle.其一·我闻悠太 cover:桥上萨来伊

或许是修改版
觉得萨来伊视角过于ooc反而悠太视角会更好点

001.

我认为是时候有必要告诉你们那些关于萨来伊他的事了。

对,别想了,你们根本不可能撬开他的嘴。
他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不过仅仅是不完全的情报,想必你们也是需要的吧。

那些,关于他曾经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他再也不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与我们的故事。
关于被你们认为为罪魁祸首的,那家伙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和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的情报找到一点是一点吧。

不过首先你们必须知道,在我的观测下有些很多仍是不能够被很准确的说出来的。

我在所谓事件里仅仅是个不称职的旁观者。
只是个废材小丑罢了。
比如关于事件的开端我能隐约知道。
但具体是什么却是难以说清的。
是模糊而难以相信的。
我能看见的大多只是这些事件汇集到一点开始崩塌的时候。

于是源于很多很多的不清不楚,我既是这个事件里的滑稽小丑般的观测者,也是个不够称职的朋友。
哪怕有一点萨来伊那样的洞察力也好。
也许我就能帮他一把。

我并不能够定义萨来伊选择的「果」是好或者坏。因为观测物的意义都是对于观测者而言,观测者的不同便决定观测物意义的不同。

只有存在是事实,但感知不一定是事实。

没有答案也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不过,这一系列事件中唯一可以多少确定的是,我可以千真万确告诉你的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喜剧。
但也不能说是悲剧。
结局也并不是Bad end。

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听到最后,我会万分感谢的。
这是我唯一挚友的故事。
是他的夏天彻底被终结的故事。
TBC.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今天就给你们填
不过我得先把序章改改

Shackle.其一 ·桥上萨来伊 cover:Truth

001.

我认为有必要讲讲那些关于我的事了。

那些,关于我曾经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我再也不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她与我们的故事。
关于被你们认为为罪魁祸首的,她的故事。
关于恶者的故事。

不过我想,仍有些是不能够很准确的说出来的。
比如关于事件的开端我能隐约知道。
但具体是什么却是难以说清的。
能被看见的只是这些事件汇集到一点开始崩塌的时候。
是一座我亲手堆砌的象牙塔。

并且,可以事先告诉你的是——
那做象牙塔的坍塌已经不会结束了。
它会像一条射线一样和我的生命一起继续下去。
我剩下的生命将背负着所选择的「果」。
我并不能够定义我所选择的「果」是好或者坏。观测物的意义都是对于观测者而言,观测者的不同便决定观测物意义的不同。

只有存在是事实,但感知不一定是事实。

没有答案也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不过,这一系列事件中唯一可以多少确定的是,我可以千真万确告诉你的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喜剧。
但也不能说是悲剧。
结局也并不是Bad end。

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听到最后。
TBC.

Shackle.

以祭此文,是致敬那个伤的故事。

梨萨梨中心。

这同样是个,鲜血遍地流溢,凝结深黑的故事。

关于“恶者”的故事都不会有好下场。

总之还是试写,脑洞开得有点大可能ooc

0.

那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的少年。

然后在再普通不过的某个雨天,他捡到了一只猫。

不,准确得说应该是被猫跟踪了。

那只猫奇妙的紫色眼睛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明明瘦弱得奄奄一息,却寸步不离。

干枯的毛发湿漉漉地贴在干瘪的皮肤上,干瘪的皮肤挂在可以看见的肋骨和脊椎上。

他本并不打算把她带回去。

只是如果把她带回去送给每天都会来的那个女孩,那么自己终于也就可以清净了吧。

索取到善良和温柔才能安分下来,他甚至觉得女孩和猫很像。

所以少年是不喜欢宠物的。

是不出他所料的,女孩被“温柔”吸引了。

被善良的美丽所吸引。

于是无论是干枯的黑色皮毛还是无辜湿润的紫色眼睛,都已经成为了整个美丽的一部分。

只是不再来见少年的女孩在两年后死于贫血导致的心力衰竭。

葬礼那天是和见到那只有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猫一样的雨天。

少年没有摆出任何表情。

只是在葬礼结束后他隐约想起一件事。

为女孩念悼词的修女,似乎是有着一头黑发却长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东方女性。

当然,也仅仅只是这样想过。
TBC.

社保!社保!扶朕起来我他妈吹爆

エムカりく:

“她是雨里更为浓稠的水雾,紫色的,古怪又像精灵。我不曾如此夸赞一个女性,除却亲情与少有的异性间友情,她是唯一。”
“安静地出现,突然开口以示存在,又缓慢转身离去,调皮到顽劣,令人窝火。她轻飘飘的,整个人就如她胸前的雄伟光景一般晃荡;但她又稳定,她的难以捉摸是稳定的。”

冷cp营销策略

受教了!!!

七七七七叽叽叽:

  某个毫无作为的周六,那个只用一席话语便将我成功拉入jojo坑的基友邀我出去喝汤。喝汤的时候,我们就顺便讨论一下安利的姿势问题。




  有些命格奇诡的人,比如我,是自带一定会萌上冷cp的诅咒的。也就是说,不管看什么作品都会无法避免的萌上冷cp,陷入自给自足自产自销的悲凉境地。然而比没有粮更加悲惨的是辛辛苦苦的产出了粮但是没有人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百斤的好粮丰收了烂在地里,心急如焚,最后只能倒掉,造成极大的浪费。




  所以说如何打开销路,让自家的粮走出大山,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是每个被诅咒的文手必备的自我修养。




  以下是根据个人情况总结出来的,适用于有一定文力的写手想团结一小群小伙伴一起鸡血脑洞唠嗑愉快的玩耍的安利策略。不适用于没有文力、或者写文只是为了抛洒鸡血的小伙伴们。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窝的坎坷而又崎岖的冷cp之路。说真的,只是觉得“啊呀这两人凑一对吃起来会很带感”这对我来说都不算是萌上冷cp,我就来数数产过粮的吧:




  七龙珠:卡卡罗特x拉蒂兹 




  家庭教师:XS,石榴/初代剑帝




  精灵宝钻:all蘑菇,namo/irmo,土林/贝贝




  美队:叉冬,冬叉,盾叉,罗叉




  jojo:冰水,dio恩




  ……然而我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也是十分不容易。除了国内冬叉的第一篇文是窝写的,(namo/irmo国内的第一篇文仿佛也是我但我也不太确定),其他没有一个圈是我凭空造出来的,但我保证每个圈在我活跃的时候都为其贡献了很大一部分力量,以至于更多的小伙伴吃了我的安利,从此堕入了邪教。




  好下面我们来谈谈作为一名合格的安利侠,需要有哪些必要的素质。


  


  首先你要自己会产粮。虽然不必是巨巨,但产的粮也不能太难吃。况且据我观察,真正的巨巨们基本上没有那么多时间混圈扯淡,除了和几个贴心基友鸡血脑洞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写文创作去了,至于多少人吃,安利卖不卖的出去她们不太在乎。




  你卖安利的目的首先是让更多人吃到你的粮,保证丰收的果实不要烂在地里,然后再考虑吃别人的粮。首先要发展教众,在想着募捐。


其实在命运的百般摧残下的窝,早已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吃不吃到别人的粮已经不在乎了。能够以文会友,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这里有一个有待验证的关系:你的文所能吸引的小伙伴都是和你文力相当、或者比你文力弱的小伙伴。如果有文力远强过你的大大萌上了这个cp,那她很有可能不是被你安利的是自己掉进去的(。不过你要真有特殊的姿势或者技巧倒是也可以挖个坑给大大跳就是了。)




  其次,一般情况下冷cp既然是冷cp,是因为人物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当然也有可能原著设定太庞大人物太多了)。就是图个乐子,不要太计较太认真,更不要掐。唯有和平相处才是冷圈发展的长久之计。毕竟好多人入冷圈的目的是热圈幺蛾子太多,冷圈的大家比较和平。




   那么好卖安利的冷cp有哪些特点呢?




  热圈的冷cp(圈子热度决定观众数量),双方颜值高(大部分情况下肉是最高效的安利方法),双方性格特点比较明显(便于挖剧情脑补互动),最好不要是拉郎(没有剧情就是没有根基)。




  如果你萌的cp不符合以上特点,做好只能吸引到人吃粮吸引不到人产粮的心理准备。




  打个可能并不恰当的比方,《好兆头》的那一对儿虽然很萌,然而圈子不热两人又没露过脸,我就从来没听说谁是因为看了同人才开始产粮的,全都是看了原著后自己掉进去的。而且大部分萌这对的都是有粮我就好好好吃吃吃,没粮饿死也不产。




  对吗,小伙伴们!??




  




  好铺垫了那么多,下面来正式谈谈卖安利的姿势。


  




  1.准备工作。 看完作品,研究完原著,鸡血上脑,当时就肝了一篇文出来。然而一时没找到组织,不知道发到哪里,就先抛在了微博上或loft上。然而你的首页上碰巧没有吃这个的,眼睁睁的看着丰收的果实烂在了地里。




  所以说发文之前最好确认已经和作品圈子的一小群前辈们建立了关系,最好是和冷圈原来的小伙伴建立关系。这样写的东西起码会被她们看到,如果写的好的话她们会帮着扩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一点可以通过直接从微博勾搭点赞,回复评论,放些加tag的发表剧情感想或者脑洞的微博段子之类的完成。一般来讲冷cp的大家看到新人入坑都要习惯性的去视奸一下的。




  如果是欧美圈,圈子又很热的话则不用担心。sy的热门板块访问量高刷的飞快,普通的电影、甚至书还是要稍稍准备一下的。




  


2.打出广告。广告文要给大家一种眼前一亮“哎这对可以一萌”的感觉,或是抛砖引玉,或是镇圈之宝。


  


  适合打出广告的安利文的题材:肉,萌,逗比。




  其中逗比文最难写。要写的又有笑点又不过分ooc是很困难的,可以权衡一下自己的水平慎重选择。如果又能同时结合萌和肉写个中长,基本上能成为镇圈之宝了,安利效果拔群。




  萌文相对比较好写一些。但是作为打广告的冷cp文,萌点一定要不落俗套让人耳目一新。不过既然是冷cp的话,没有被写过的萌梗还是比较好挖掘的,特别是一些比较睿智或者比较机智的角色。




  如果以上两种方式都琢磨不出来的话,干脆就简单粗暴的上肉。对于针对比较有张力看着就想搞搞搞的角色这种安利方式是有效的。作为打广告的肉,最好字数不少于5000,万字为佳。肉之前一定要加一些能够反映角色特点的互动让人看到这cp的卖点。肉的时候也要尽量突出两人的特点。




  总之打广告的安利文一定是要牢牢抓住cp的卖点啦!不过刚刚萌上冷cp热血沸腾,还是比较好写的。




  举个栗子,我认为冬叉的卖点主要就是搞,所以就粗暴的先甩上了万字肉上去了。什么剧情?还是留在贤者时间讨论吧。


  




  3. 建立组织。如果之前没有q群微信群什么的话,最好建一个。想办法把圈内的巨巨们汇总一下。以及在广告文中附赠群号,这样方便把被萌到的小伙伴们捞起来。一旦捞进了群里,每日轮番的脑洞轰炸会把她们迅速洗脑成教徒。




  说起来群是一个很魔性的东西。它很耗费时间,所以还是建议大家节制一下不要老耗在上面。然而保持群的热度还是很重要的。有些小伙伴虽然没文力但是有脑洞,把脑洞说出来,有时候也是挺有萌点的。很多小伙伴们本来没写过文,经过洗脑后变得跃跃欲试了,时间久了竟然被刺激的开始产出了。所以基本只要群里的人一多,圈子很快的就发展起来了。




  群里的风气不一定是你喜欢的,群友们产出的可能有粮也有shi。只要把那些你觉得气场和的人单独捞出来放进碗里就可以了。




  




  4. 如果前期顺利的话,这时候已经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发展一小撮教众了。他们可能是只吃粮不产的,也可能慢慢开始产一些轻松向傻白甜的文。然而一个只有傻白甜肉的冷cp圈注定是不能长久的。如果这时候还没有人动手的话,你就要沉下心来开始挖剧情,写一篇原著向的文抛出去。一开始就发原著向的文的话则过于沉重了,大家可能感叹一阵不一定能入坑,一定要在坑的边缘徘徊的时候来这么一下。




  最好捅一把刀,催人泪下不用,让大家对角色心疼即可。




  人就是这样。大家被捅的疼了,就会反过来看些傻白甜治愈一下,看得多了,入坑的几率就会比较大。




  5. 经过以上步骤,是肯定能卖出去安利了。当然根据作品圈子的热度和作者自身的水平,卖出的安利份数可能也有变化。如果一开始能吸引上二三十人,五六个很有热情的,两三个积极产出的,基本上圈子就能自己慢慢发展了。挖剧情的挖剧情,傻白甜的傻白甜,肉的肉。不用担心cp原著里互动的少,以一个普通的欧美圈为例,一个cp基本总要经历:人鱼梗,站街梗,abo(ao,aa)生子,养成梗,普通人梗,抹布梗,触手梗,校园梗,角色死亡梗,哨兵向导梗等等,以及更高级一点的哈利波特au,盗梦空间au,明日边缘au,丧尸au,中国背景au。日漫圈大概也差不太多。




  当然,可能圈子发展的走势并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可能圈子产出总体质量不高,圈子开始内讧各种掐等等,然而你必须承认的是圈子越热越容易吸引巨巨,越有可能吃到好粮。若是能吸引触触给配个图,则传播速度更加快。




  所以说保持淡定。




  也有可能你只能吸引到三五个人,那就和他们一起愉快的抱团玩耍吧。别求更多了,这就是命。




  说到底冷cp的粮就是菜,你要是当饭吃不是活该饿死吗??




——END——




  ps:


  


  卖作品的安利这点,由于我吃安利的姿势比较奇怪所以就不在这讨论了。我是只要基友说“特别适合你”我都会去看一看的。




        pps:顺便求jojo同好带我加入组织!

【萨来伊视角】对准你的镜头

氯化磷的脑洞携带与浑浊研究:

#旧文搬运
#小说衍生含有大量脑补


我不热衷摄影,不用说拥有几台专业的拍照设备,即使已经使用很久的智能手机,我也不常打开摄像头。


美丽的朝云晚霞,可口的食物或者雨后的清亮景色,我都不曾将它们以数据保留在手机之中。


不是不感兴趣,只是对拍摄的意义抱有疑问。


或者更进一步说明,我并不喜欢拍摄。


被拍摄也属于这一范畴中。


摄像本身是人视觉和记忆的一种延续,代表着『想见证这一时刻』、『想记录这一情形』、『想分享这种体验』的愿望,如果没有这样的愿望,拍摄也失去了意义。


我没有这样的愿望。


因为这种缘故,不论是小学的毕业纪念册,还是国中的聚会视频,我都几乎不出现在镜头中。


并非是害羞或者感到紧张之类的,他人的视线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威慑力,被注视着并不会让我心跳加快呼吸紊乱。


我习惯被注视着,从很久之前就习惯了。


母亲是个温柔且持家有道的优秀女性,一心一意只关心这个家庭,所以那种光环自然是来自于父亲,他一直都是一个备受瞩目的人。


在任职成明大学教授之前,他就是明星一般的存在了。理工科的男性标签化的严谨之外,他的交际能力可以让他除了在自己研究领域内有一群志趣相投的伙伴,其他和他打过交道的人,也对他有一个不错的印象。


更不要说后来他在成明学园内众人皆知的课程录取率了。


小时候起,明明母亲有很多时间在家照顾我,但是我同父亲一起外出的次数确实比和母亲一同去往超市或者便利店的次数还要频繁。


不论是前往父亲参加的协会,还是和他一起去大学上课,『啊,那孩子就是桥上教授的儿子吗?』这种话,可以说耳朵都听出茧子了。被这样议论的同时,各种各样的目光也随即对准过来。


但我从不害怕。


我一度将其视为荣耀。


但那不意味着我喜欢出风头。


出风头这种事虽然会带来一种自我满足,但是双刃剑的那一边,也会吸引来那些烦人的存在。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转学,始终一路就读于成明学园,知道我父亲的名字之后,再傻的家伙慢慢的也能发现我和他的姓氏相同。


『桥上教授的儿子』又成为了魔咒。


它能让各种奇怪的论调出现,不自量力的家伙因此莫名对我抱有敌意,如果是辩论我从来没输过,只是笨蛋哑口无言后并不是反思自己,而变得更加愚蠢了。


把我的所有优秀都归功为远在好几栋教学楼之外的那个人,不是以血缘基因家庭教育为原因,而是大谈所谓的『黑幕』,实在是有够难看的自我安慰。
所以不喜欢被取景框框住,大概也有不想摆出一副傻瓜一样的表情,沉浸在不学无术者们虚假的友好气氛中的原因吧。


毕竟我在学业上的拼尽全力,只是为了追赶父亲,而不是要拿来让这些懦弱的人嫉妒羡慕的。


而我坚定了对镜头的厌恶感,是从父亲突然宣布他加入SPR之后。


那天是他国外旅行回来后的第一次全家一起吃晚餐,他的行李箱还没收好,旅行纪念品倒是放了一桌。


我高中以后课业繁重,忙于升学早就不再和他一同旅行。他从未说明这趟出国的缘由,回来后才直接把结果告诉了我。


那确实不是商量,不是问“萨莱伊,我加入SPR咯?”,而是一个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结果。


我记不得那天餐桌上摆了什么菜,比起母亲的追问,我倒是没多说什么。
『开玩笑』吧?


当时我确实是这么考虑的。


突然进军超自然现象相关的节目以及接受杂志拜访并且给专栏撰稿也就罢了,莫名其妙开始改造书房,装一些隔音板在房顶上,我真以为父亲可能要以偶像出道了。


『难道他还要在家里唱歌不成?』


滑稽的想法不断冒出来,原因只是我对他突然转变观念这件事无法理解,从而自发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避免思考而已。


但是失败了,我还是思考着父亲为何突然转向科学对了的阵营,没法得出答案我只能将结论定位『他想出名』。


被镜头对准的感觉,应该很棒吧?


父亲对着那些长枪短炮说着骇人听闻的傻话,我则在越来越强烈的愤怒中走投无路了。


还能怎样?


我曾经一直都是他的追随者。


所以我无法说服他。


回过神来两人之间的冷战已经变得旷日持久,最终开口也会变成不欢而散的争吵,那还不如别将它们说出来。


父亲一如既往地出门了。


然后就不再回来。


请等一下。


他明明是忙于工作没法回家,最近超自然现象这个话题炒得火热。


不过是几天而已,也许是特别节目安排或者为了制造噱头,他才连学校里的课程都翘掉了。


他就是这样决定去做就就不会放弃的人,所以如果他要走艺人教授这种路线,他也应该会全力以赴吧?


家里电话响个不停。


出门的话也会遇到突然就冒出来的记者。


『对桥上教授被杀害有什么想说的』?


那是什么?


新的整蛊节目吗?


不太明白。


我不太喜欢西服,领带有种窒息感。


那些放置在花瓶里的花朵还沾着露水,有香的气息在屋子里飘散。


抱起那个相框时,发觉它其实很轻。


也对,木头框架之外,毕竟只有一张照片而已。


走出房间后,那些镜头于是全部对准过来。


什么表情。


什么语气。


什么模样。


我看不见我自己。


我只知道,我和父亲,久违地同时出现在了镜头中。

天哪???冒险家也要来吗!
难道说逃跑三人组里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