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梨萨梨重症患者 。
事一名现役D级。
玄学ADV志仓千代丸现役催稿小分队队长。
大动脉是姬丝秀特·亚赛劳拉莉昂·刃下心,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吸血鬼。
冠状动脉目前是空的。
左心房里是西园梨梨花,右心室里是桥上萨来伊。

Shackle.其二

还在犹豫要不要发
转眼间已经发现自己已经复制好了
又长又臭排版还奇怪
能看的开心就好了……
是欢乐的一章
002.

暑假第一天的成明大学,正是没什么人的时段。

也并没有什么闲情逸趣在没人的学校附近乱晃。

只单纯是去打工的咖啡店的必经之路。

而且如果漫无目的的在学校附近徘徊,绝对会招来看可疑人物一样的目光吧。

在穿过学校大门的时候我低头看了看表。

离十二点还差一分钟。

不过在我很平常地抬起头来继续前进的时候,对面的人行横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名女性的身影。
大概是十二点正的时候。

她挺拔得走着。
身上是淡紫色长到膝下的吊带裙。
双手绕在脑后调整着自己的单马尾。
项链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格外清脆,倒三角形的金属和三支棒非常扎眼得闪着光。

倒三角,与三支棒。
好像是很著名的符号。
我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她不知为何转过身来看我。

是认识的人吗。
很显然我的记忆里并没有熟悉的面孔能和看起来显然比我年长的她重合。
有点在怀疑自己的脸上是不是粘了奇怪的东西。

不过这些想法只是一瞬。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视线已经离不开她身上了。

和晴日完全不符合的气质。
她好像是从雨幕里走出来一般。
好像浑身都沾满水珠在闪着光。
就连那对极为柔软的嘴唇也是。

仅仅只是我的错觉。

她略显忧郁的长睫毛下是一双紫色眼睛。
用微妙的眼神在看我。

眼角带着浓稠水雾的迷离。
像要蒸发在骄阳下一般。
她却是微微笑着的。

她真的十分迷人。

被这样想着的自己吓到了。

空灵的奇异感。

脑内似乎在做某种化学反应。

被这样的反应吓到了。

能够很清楚得感受到情绪的出现。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位异性。

也是第一次目不转睛得和一位异性对视。

非常扎眼,宛如庸俗偶像剧的场面那样。

我觉得自己真是幼稚到了极点。

我慌慌张张想转过头去。

有阵风掠过。

甚至可以说是一阵大风。

因为手停在后面调整马尾的动作,她完全来不及顾上自己的裙子。

更加令人尴尬的场面出现了。

毫无防备的。

我看见了她裙下的内裤。

有点过火的样式,是紫色。

裙子被非常大胆得掀起来,甚至能看见她的柔软但没有一点赘肉的腹部。

小巧可爱的肚脐。

我差点横穿公路把她的裙子往下拉。

非常失礼,但是不得不说我当时看的一清二楚。

被动地性骚扰了她。

……

……

……

??????????

完全的不知所措。

我只记得慌张。

想不出任何合理的对策。

????

面红耳赤。

心跳指数在飙升。

然后。
没有任何表情。
她整理好裙子,穿过公路向我从容不迫地走来了。

……
她是在假装不害羞吗。

还是希望我和她道歉?

脸上的表情不是害羞也看不出生气。

甚至好像还有点轻松。

难道是正好要走过来所以打算缓解尴尬?

不,好像有点过于牵强了。

我推了推眼镜。

还是道歉比较好。

绝对是道歉比较好。

可是当她凑近我的时候。

我注意到了。

完全把之前的分析推翻一般。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微笑着看我。

「难道说,你是,桥上萨来伊君吗?」

觉得不寒而栗。

「我和你是同一个学校的,二年级的西园。西园梨梨花。」

和我身边的女生完全不一样的说话方式。
沉稳又非常轻松的口气。
低柔的声线。
像是单纯在找我闲聊。

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我试探着开口。

「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没事的。而且——要藏羞于见人的东西,裙子的安全系数不觉得太低了吗。」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笑容。
甚至还有点轻快的语气。
又来了。
根本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不好意思……我现在必须要去打工,但作为歉礼,现在我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吗?」

像知道了什么好事一般的表情。

嘴角微微翘起。

好像被陌生男人看见内裤完全没有什么。

与其说是气量大,不如说是心大得过分。

「那么,借我一下桥上同学你的手机。」

我同意了。

可是不知为何,叫做西园梨梨花的她开始摆弄起我的通讯录。

大概过去了一分钟左右。
她把手机屏幕正对着我。

「存好了,还给你。」

上面是她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

……?

完全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原来社会上还有被陌生人看了内裤,还会把电话号码给看见自己内裤的人,这样的女性吗。

然后我只是看着她越走越远。

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显而易见得飘忽不定。

是某种新型人类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已经是当晚八点左右了。

TBC.

Shackle.其一·我闻悠太 cover:桥上萨来伊

或许是修改版
觉得萨来伊视角过于ooc反而悠太视角会更好点

001.

我认为是时候有必要告诉你们那些关于萨来伊他的事了。

对,别想了,你们根本不可能撬开他的嘴。
他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不过仅仅是不完全的情报,想必你们也是需要的吧。

那些,关于他曾经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他再也不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与我们的故事。
关于被你们认为为罪魁祸首的,那家伙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和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的情报找到一点是一点吧。

不过首先你们必须知道,在我的观测下有些很多仍是不能够被很准确的说出来的。

我在所谓事件里仅仅是个不称职的旁观者。
只是个废材小丑罢了。
比如关于事件的开端我能隐约知道。
但具体是什么却是难以说清的。
是模糊而难以相信的。
我能看见的大多只是这些事件汇集到一点开始崩塌的时候。

于是源于很多很多的不清不楚,我既是这个事件里的滑稽小丑般的观测者,也是个不够称职的朋友。
哪怕有一点萨来伊那样的洞察力也好。
也许我就能帮他一把。

我并不能够定义萨来伊选择的「果」是好或者坏。因为观测物的意义都是对于观测者而言,观测者的不同便决定观测物意义的不同。

只有存在是事实,但感知不一定是事实。

没有答案也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不过,这一系列事件中唯一可以多少确定的是,我可以千真万确告诉你的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喜剧。
但也不能说是悲剧。
结局也并不是Bad end。

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听到最后,我会万分感谢的。
这是我唯一挚友的故事。
是他的夏天彻底被终结的故事。
TBC.

Shackle.

以祭此文,是致敬那个伤的故事。

梨萨梨中心。

这同样是个,鲜血遍地流溢,凝结深黑的故事。

关于“恶者”的故事都不会有好下场。

总之还是试写,脑洞开得有点大可能ooc

0.

那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的少年。

然后在再普通不过的某个雨天,他捡到了一只猫。

不,准确得说应该是被猫跟踪了。

那只猫奇妙的紫色眼睛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明明瘦弱得奄奄一息,却寸步不离。

干枯的毛发湿漉漉地贴在干瘪的皮肤上,干瘪的皮肤挂在可以看见的肋骨和脊椎上。

他本并不打算把她带回去。

只是如果把她带回去送给每天都会来的那个女孩,那么自己终于也就可以清净了吧。

索取到善良和温柔才能安分下来,他甚至觉得女孩和猫很像。

所以少年是不喜欢宠物的。

是不出他所料的,女孩被“温柔”吸引了。

被善良的美丽所吸引。

于是无论是干枯的黑色皮毛还是无辜湿润的紫色眼睛,都已经成为了整个美丽的一部分。

只是不再来见少年的女孩在两年后死于贫血导致的心力衰竭。

葬礼那天是和见到那只有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猫一样的雨天。

少年没有摆出任何表情。

只是在葬礼结束后他隐约想起一件事。

为女孩念悼词的修女,似乎是有着一头黑发却长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东方女性。

当然,也仅仅只是这样想过。
TBC.

是Neoin梨梨花和梨梨花inNeo!
(两个都完全不像……)

Ghost Town:

感觉几百年没画过同人了

悠太的眼珠小不小心画得很凶了(x

这张估计会印成明信片交换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