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梨萨梨重症患者 。
事一名现役D级。
玄学ADV志仓千代丸现役催稿小分队队长。
大动脉是姬丝秀特·亚赛劳拉莉昂·刃下心,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吸血鬼。
冠状动脉目前是空的。
左心房里是西园梨梨花,右心室里是桥上萨来伊。

Shackle.其一·我闻悠太 cover:桥上萨来伊

或许是修改版
觉得萨来伊视角过于ooc反而悠太视角会更好点

001.

我认为是时候有必要告诉你们那些关于萨来伊他的事了。

对,别想了,你们根本不可能撬开他的嘴。
他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不过仅仅是不完全的情报,想必你们也是需要的吧。

那些,关于他曾经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他再也不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与我们的故事。
关于被你们认为为罪魁祸首的,那家伙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和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那家伙的情报找到一点是一点吧。

不过首先你们必须知道,在我的观测下有些很多仍是不能够被很准确的说出来的。

我在所谓事件里仅仅是个不称职的旁观者。
只是个废材小丑罢了。
比如关于事件的开端我能隐约知道。
但具体是什么却是难以说清的。
是模糊而难以相信的。
我能看见的大多只是这些事件汇集到一点开始崩塌的时候。

于是源于很多很多的不清不楚,我既是这个事件里的滑稽小丑般的观测者,也是个不够称职的朋友。
哪怕有一点萨来伊那样的洞察力也好。
也许我就能帮他一把。

我并不能够定义萨来伊选择的「果」是好或者坏。因为观测物的意义都是对于观测者而言,观测者的不同便决定观测物意义的不同。

只有存在是事实,但感知不一定是事实。

没有答案也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不过,这一系列事件中唯一可以多少确定的是,我可以千真万确告诉你的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喜剧。
但也不能说是悲剧。
结局也并不是Bad end。

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听到最后,我会万分感谢的。
这是我唯一挚友的故事。
是他的夏天彻底被终结的故事。
TBC.

Shackle.其一 ·桥上萨来伊 cover:Truth

001.

我认为有必要讲讲那些关于我的事了。

那些,关于我曾经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我再也不是桥上萨来伊的故事。

关于她与我们的故事。
关于被你们认为为罪魁祸首的,她的故事。
关于恶者的故事。

不过我想,仍有些是不能够很准确的说出来的。
比如关于事件的开端我能隐约知道。
但具体是什么却是难以说清的。
能被看见的只是这些事件汇集到一点开始崩塌的时候。
是一座我亲手堆砌的象牙塔。

并且,可以事先告诉你的是——
那做象牙塔的坍塌已经不会结束了。
它会像一条射线一样和我的生命一起继续下去。
我剩下的生命将背负着所选择的「果」。
我并不能够定义我所选择的「果」是好或者坏。观测物的意义都是对于观测者而言,观测者的不同便决定观测物意义的不同。

只有存在是事实,但感知不一定是事实。

没有答案也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不过,这一系列事件中唯一可以多少确定的是,我可以千真万确告诉你的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喜剧。
但也不能说是悲剧。
结局也并不是Bad end。

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听到最后。
TBC.

Shackle.

以祭此文,是致敬那个伤的故事。

梨萨梨中心。

这同样是个,鲜血遍地流溢,凝结深黑的故事。

关于“恶者”的故事都不会有好下场。

总之还是试写,脑洞开得有点大可能ooc

0.

那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的少年。

然后在再普通不过的某个雨天,他捡到了一只猫。

不,准确得说应该是被猫跟踪了。

那只猫奇妙的紫色眼睛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明明瘦弱得奄奄一息,却寸步不离。

干枯的毛发湿漉漉地贴在干瘪的皮肤上,干瘪的皮肤挂在可以看见的肋骨和脊椎上。

他本并不打算把她带回去。

只是如果把她带回去送给每天都会来的那个女孩,那么自己终于也就可以清净了吧。

索取到善良和温柔才能安分下来,他甚至觉得女孩和猫很像。

所以少年是不喜欢宠物的。

是不出他所料的,女孩被“温柔”吸引了。

被善良的美丽所吸引。

于是无论是干枯的黑色皮毛还是无辜湿润的紫色眼睛,都已经成为了整个美丽的一部分。

只是不再来见少年的女孩在两年后死于贫血导致的心力衰竭。

葬礼那天是和见到那只有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猫一样的雨天。

少年没有摆出任何表情。

只是在葬礼结束后他隐约想起一件事。

为女孩念悼词的修女,似乎是有着一头黑发却长着一双奇妙紫色眼睛的东方女性。

当然,也仅仅只是这样想过。
TBC.

是Neoin梨梨花和梨梨花inNeo!
(两个都完全不像……)

Ghost Town:

感觉几百年没画过同人了

悠太的眼珠小不小心画得很凶了(x

这张估计会印成明信片交换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