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梨萨梨重症患者 。
事一名现役D级。
玄学ADV志仓千代丸现役催稿小分队队长。
大动脉是姬丝秀特·亚赛劳拉莉昂·刃下心,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吸血鬼。
冠状动脉目前是空的。
左心房里是西园梨梨花,右心室里是桥上萨来伊。

[超九/森鬼]森冢骏不知道明日喵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水晶不会开花:

啊哈 没想到吧

我流OOC 甜饼 鼾



(关于明日奈和明日菜:换一种 叫法)







我们来玩个游戏,森冢先生。



欸,明日喵酱也会有这种提议呀?来玩吧来玩吧。



森冢骏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面对恰巧与他一同办公的鬼崎明日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满盛蜂蜜,是深潭的照影。深潭正中端坐一位明日奈小姑娘,和和气气安安稳稳,细眉浅浅地蹙起。



规则很简单:我们说一段话,藏一句是假,听的那位负责猜出来。没能猜出来的……



鬼崎清清嗓子。



……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森冢桑你觉得如何?



嗯?听起来真是意外单纯的游戏呢?森冢眯起眼笑起来,抬了抬他那顶砂色便帽,露出柔软的刘海和浅棕色睫毛——他睫毛生得很长,太容易使人移不开眼睛。



森冢放下笔,轻笑着点了点下巴:我接受。……可以在对方发言时插嘴质询吗?你知道的,我这人话很多也超级无敌地喜欢插嘴噢?



为了捕捉漏洞吗……真不愧是森冢先生。鬼崎移开眼点点头。——那么我先开始。



再移回视线时,她那双淡蓝色眼睛明灿而坚定,显得脸庞更加光洁。她微启唇呼一口气,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过一个人。



她的眸子短暂地抬了抬。森冢觉得她在示意自己开始思考,于是停下了正在帽檐上打鼓的手指,向少女的鹅蛋脸投去了目光——当然,不用目距测谎术这点,他们是心照不宣的。



这句话简单又浅薄,且使用了大比重的模糊语言。森冢把它在脑内滤过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打了个呵欠说:明日喵也是花季的美少女哟,真让人羡慕呀。



……所以说,他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鬼崎没搭茬,续道:呆在他身边就能令人安心,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打比方的话就和候鸟一样,呼啦呼啦不知会飞到哪儿去了,但四处找过后发现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一直陪着我,就停驻在那里。



好像是还不错的家伙哦,森冢我有点嫉妒呢。森冢想了想自己这发言算不算狡猾——他明说嫉妒,又不点明嫉妒从何而来——不过他随之并起手指笑道:不过真是那么好的人的话会是过去式吗?夸张也算假话噢明日喵酱——



鬼崎摇摇头:主观评价的夸张算不上说谎。您先输一着了。



这样可真是太狡猾了!打马虎眼这种事,比连载漫画家借外出取材的名义躲在家玩舰娘还要不像话嘛!森冢愤愤不平地嚷起来,又突兀地停住——他被鬼崎惩罚性地拽了拽头发,让他闭嘴。



咳……总之他是很好的人。那个人瘦瘦的,神话里走出来喀索斯的侍从一样;他的眼睛里藏着暗暗的星轨,会呈现行星般暖棕色的光泽。他在阳光里睡觉的时候,睫毛一抖一抖,阴影也像行星的尾巴,稍纵即逝的,没能捕捉到会让人心生遗憾。



哎、哎!森冢急急忙忙地叫停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完——全!使用大量的模糊辞藻和修辞式的堆砌,这种做法即使是轻小说也很难受欢迎!除非是文学少女或电波系灵感主角的设定……呜哇,话说回来,这要怎么判断正误的?



我相信森冢桑。鬼崎淡然地将锅推回去。……如果想认输的话,提前准备好答应要求如何?



唔——!森冢夸张地捂住嘴发出怪声。



之后呢……那个人还很聪明,大脑强到不像话喔。但是人懒话多,还喜欢说谎,面对危险不知道躲;总觉得,他会蠢到连脑回路都不启用,就凭直感投入到危险的事态中去。但是,但是,就和披着棉白色绒毛的幼狐狸是一样的,他在做这类事时轻车熟路,只会叫人觉得他无辜。



森冢转了圈笔,感兴趣地弯了弯眼睛。



嗳,明日喵,他用商量的语气说,怎么会有人既聪明又愚蠢,既狐狸心胆又无辜卖乖呢?退一万万步说,我们的FBI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呢?明日喵呀明日喵,你一定在这点上说谎了。



他略带怜惜的眼神对上鬼崎微微现出笑意的眸子。



于是,你输第二次了。她申明自己的诚实,并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扬起脸继续说下去:



别人说,女孩子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英雄。我曾经不这么觉得,喜欢上那个人以后我慢慢感受到,这话倒是没错的。虽然他并不总是我的英雄,但每次看见他意气风发、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就觉得……就觉得。



她轻微地顿了一下。



……就觉得,果然能喜欢上他,真是太好了。



森冢报以苦笑:啊呀,结果我是来倾听少女的恋爱心理发言的?这样我的心里可会冒酸水的!难道那个要求是逼着我这单身者叫三声汪来听听?



不过——明日奈酱,你刚才那句独白之前隔了一小会儿喔,该不会是你心生动摇,用来掩饰谎话不被我发现的时间吧?



他用手幅度很大地指向鬼崎。森冢那张童颜讳莫如深,压抑着某些东西。



而鬼崎默而不言,颊边肌肤抖颤一瞬,慢慢爬上红绯——少女的姿态有些羞窘。



诶嘿☆



——就在森冢觉得他猜对了、将欢呼胜利的时候,小姑娘吊起眉梢,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么森冢桑,你猜错整三次了。她的语调都轻快起来:我的话也恰好说完啦。不如现在听听我的要求如何呢?



……



森冢缓慢地眨了眨眼。光线在他依然鲜嫩的那张脸和鬼崎正值青春的脸上扫来扫去。鬼崎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格外清秀好看,是真正的十七八岁光环辉耀。



他无言地瞅着鬼崎的神情,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哈,那么让我听听看吧?森冢摊开手苦笑道,一副“愿赌服输但请手下留情”的样子。他把后边一长串“国中生制服什么的就请饶了我吧”云云吞下了肚,但等着他的小姑娘发话,验证他的哥德巴赫。



鬼崎说: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森冢桑,请告知我你的答复吧。







嗨……



森冢向后仰去,险些跌跤。他混杂着愉快、困窘、得意和自负地笑了起来。他笑得几乎是个领到新制服的国中生。但欢欣之余,他还是友善地提醒了自己的可爱后辈:



明日喵酱,这个顺序可不对头喔?你还有要告诉我的事情、要揭晓给我听的答案吧?



鬼崎见他这样,在棉质罩衫下捏紧了拳头,想笑极了,又难得地板起了脸:



你可真狡猾啊,森冢桑。你都猜到了才会笑得这么不像样子……你一定是知道了,我说的谎是我的第一句发言,是我施展了诡计,从最初就奠定了你的败绩呢。



结果鬼崎还是没忍住而笑了出来。



因为真相是,我直到现在还喜欢着那个人;



……我直到现在,都还喜欢着你。





Fin

【ON/妖怪架空系列】无题

为她call爆

Akari:

*CP森鬼
*一时爽的脑洞(
*原本想着或许可以加到正片里,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当是个小番外?


明日菜灵活地绕到对方的身后,攻击他的下盘。高大的壮汉顿时因重心不稳而倒下。对方的同伙吼着“你这个臭娘们”,从身后想抓住娇小的少女。谁料少女头也不回地给了身后的男子一记肘击,再趁男子站不稳的时候再往他腹部击了一拳。


当她专心于对付眼前的对手的时候,如黑洞般的枪口对准了明日菜。趁混乱的时候溜到暗处的某名男子,颤颤巍巍地掏出了藏在身上的小型火枪。那是近日他无意中从一个流浪士兵身上捡到的,没想到这时候竟排上了用场。


去死吧。男子在心里暗暗地咒骂道。


“先生,你手里的东西很危险哟。”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清亮嗓音让男子背脊一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把他的火枪击落到地上,并拿着一把闪着凛冽光芒的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老……老兄,有话好说。”面对这般情况,男子瞬间便转换了脸色,黑色而浑浊的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动着。


“……说的也是呢。好歹我也算个生意人,这样粗暴的手段还是不太合适呢。”话虽如此,但是那个身影并没有挪开刀子,反倒是更加逼近男子的脖子。


那你倒是把刀拿开呀!男子在心里吐槽道,他觉得自己怕是摊上大事了。只不过对方似乎也是生意人,说不定还有商量的余地。


“这、这样吧,我可以提供钱给你……或者是情报……美女也可以,我认识很多……”男子因恐惧而语无伦次地解释了起来,而那个身影不仅没有对这些世俗人所认为的“珍宝”感兴趣,反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看来先生也是生意人呢,那么我来做个交易吧。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代价就是——”


“——你的生命。”


听到对方的话后,男子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这就吓晕了,真没出息呢……”那个身影叹息道,然后就收起了刀子,把昏倒的男子扔在地上。他站起身的同时,便看到了金发少女的身影。看样子,她是完成工作了。


“真是的,找明日菜小姐打架可真是不自量力呢。”一旁的油纸伞嘲笑道,还用自己的伞柄——也就是如同脚的存在,戳戳了倒下地上的高大壮汉。


“雨降小僧,适可而止哦。他们好歹也是人类。”明日菜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小型火枪,转头望向森塚,“森塚先生,这个怎么办?”


“小型火枪啊……或许幸崎会喜欢呢。”森塚把玩着手里的小型火枪,仿佛他手里只不过是个玩具而非杀人的兵器。毕竟幸崎对这类的东西挺感兴趣的,或许是因为生前是士兵吧。


“我们走吧,森塚先生。”明日菜拍拍和服身上的尘土,然后转身要离开。既然这些人已经解决了,留在此地也没有什么意义。


森塚点点头,他似乎和明日菜有着一样的想法。对于原本可以跨过去的男子的身躯,他故意地在上面踏了一脚再往前走。虽然明日菜和雨降小僧都用微妙的眼神看着他,他却并不认为自己把对方的躯体当作踏脚石有什么不对。


“雨降小僧,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吧。”明日菜悄声地对一旁的雨降小僧说道。油纸伞则是愣愣地点点头,表示无奈。


少爷有时候还真的异常好懂呢……

[超九/森鬼]森冢骏不知道明日喵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水晶不会开花:

啊哈 没想到吧

我流OOC 甜饼 鼾



(关于明日奈和明日菜:换一种 叫法)







我们来玩个游戏,森冢先生。



欸,明日喵酱也会有这种提议呀?来玩吧来玩吧。



森冢骏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面对恰巧与他一同办公的鬼崎明日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满盛蜂蜜,是深潭的照影。深潭正中端坐一位明日奈小姑娘,和和气气安安稳稳,细眉浅浅地蹙起。



规则很简单:我们说一段话,藏一句是假,听的那位负责猜出来。没能猜出来的……



鬼崎清清嗓子。



……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森冢桑你觉得如何?



嗯?听起来真是意外单纯的游戏呢?森冢眯起眼笑起来,抬了抬他那顶砂色便帽,露出柔软的刘海和浅棕色睫毛——他睫毛生得很长,太容易使人移不开眼睛。



森冢放下笔,轻笑着点了点下巴:我接受。……可以在对方发言时插嘴质询吗?你知道的,我这人话很多也超级无敌地喜欢插嘴噢?



为了捕捉漏洞吗……真不愧是森冢先生。鬼崎移开眼点点头。——那么我先开始。



再移回视线时,她那双淡蓝色眼睛明灿而坚定,显得脸庞更加光洁。她微启唇呼一口气,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过一个人。



她的眸子短暂地抬了抬。森冢觉得她在示意自己开始思考,于是停下了正在帽檐上打鼓的手指,向少女的鹅蛋脸投去了目光——当然,不用目距测谎术这点,他们是心照不宣的。



这句话简单又浅薄,且使用了大比重的模糊语言。森冢把它在脑内滤过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打了个呵欠说:明日喵也是花季的美少女哟,真让人羡慕呀。



……所以说,他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鬼崎没搭茬,续道:呆在他身边就能令人安心,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打比方的话就和候鸟一样,呼啦呼啦不知会飞到哪儿去了,但四处找过后发现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一直陪着我,就停驻在那里。



好像是还不错的家伙哦,森冢我有点嫉妒呢。森冢想了想自己这发言算不算狡猾——他明说嫉妒,又不点明嫉妒从何而来——不过他随之并起手指笑道:不过真是那么好的人的话会是过去式吗?夸张也算假话噢明日喵酱——



鬼崎摇摇头:主观评价的夸张算不上说谎。您先输一着了。



这样可真是太狡猾了!打马虎眼这种事,比连载漫画家借外出取材的名义躲在家玩舰娘还要不像话嘛!森冢愤愤不平地嚷起来,又突兀地停住——他被鬼崎惩罚性地拽了拽头发,让他闭嘴。



咳……总之他是很好的人。那个人瘦瘦的,神话里走出来喀索斯的侍从一样;他的眼睛里藏着暗暗的星轨,会呈现行星般暖棕色的光泽。他在阳光里睡觉的时候,睫毛一抖一抖,阴影也像行星的尾巴,稍纵即逝的,没能捕捉到会让人心生遗憾。



哎、哎!森冢急急忙忙地叫停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完——全!使用大量的模糊辞藻和修辞式的堆砌,这种做法即使是轻小说也很难受欢迎!除非是文学少女或电波系灵感主角的设定……呜哇,话说回来,这要怎么判断正误的?



我相信森冢桑。鬼崎淡然地将锅推回去。……如果想认输的话,提前准备好答应要求如何?



唔——!森冢夸张地捂住嘴发出怪声。



之后呢……那个人还很聪明,大脑强到不像话喔。但是人懒话多,还喜欢说谎,面对危险不知道躲;总觉得,他会蠢到连脑回路都不启用,就凭直感投入到危险的事态中去。但是,但是,就和披着棉白色绒毛的幼狐狸是一样的,他在做这类事时轻车熟路,只会叫人觉得他无辜。



森冢转了圈笔,感兴趣地弯了弯眼睛。



嗳,明日喵,他用商量的语气说,怎么会有人既聪明又愚蠢,既狐狸心胆又无辜卖乖呢?退一万万步说,我们的FBI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呢?明日喵呀明日喵,你一定在这点上说谎了。



他略带怜惜的眼神对上鬼崎微微现出笑意的眸子。



于是,你输第二次了。她申明自己的诚实,并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扬起脸继续说下去:



别人说,女孩子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英雄。我曾经不这么觉得,喜欢上那个人以后我慢慢感受到,这话倒是没错的。虽然他并不总是我的英雄,但每次看见他意气风发、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就觉得……就觉得。



她轻微地顿了一下。



……就觉得,果然能喜欢上他,真是太好了。



森冢报以苦笑:啊呀,结果我是来倾听少女的恋爱心理发言的?这样我的心里可会冒酸水的!难道那个要求是逼着我这单身者叫三声汪来听听?



不过——明日奈酱,你刚才那句独白之前隔了一小会儿喔,该不会是你心生动摇,用来掩饰谎话不被我发现的时间吧?



他用手幅度很大地指向鬼崎。森冢那张童颜讳莫如深,压抑着某些东西。



而鬼崎默而不言,颊边肌肤抖颤一瞬,慢慢爬上红绯——少女的姿态有些羞窘。



诶嘿☆



——就在森冢觉得他猜对了、将欢呼胜利的时候,小姑娘吊起眉梢,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么森冢桑,你猜错整三次了。她的语调都轻快起来:我的话也恰好说完啦。不如现在听听我的要求如何呢?



……



森冢缓慢地眨了眨眼。光线在他依然鲜嫩的那张脸和鬼崎正值青春的脸上扫来扫去。鬼崎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格外清秀好看,是真正的十七八岁光环辉耀。



他无言地瞅着鬼崎的神情,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哈,那么让我听听看吧?森冢摊开手苦笑道,一副“愿赌服输但请手下留情”的样子。他把后边一长串“国中生制服什么的就请饶了我吧”云云吞下了肚,但等着他的小姑娘发话,验证他的哥德巴赫。



鬼崎说: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森冢桑,请告知我你的答复吧。







嗨……



森冢向后仰去,险些跌跤。他混杂着愉快、困窘、得意和自负地笑了起来。他笑得几乎是个领到新制服的国中生。但欢欣之余,他还是友善地提醒了自己的可爱后辈:



明日喵酱,这个顺序可不对头喔?你还有要告诉我的事情、要揭晓给我听的答案吧?



鬼崎见他这样,在棉质罩衫下捏紧了拳头,想笑极了,又难得地板起了脸:



你可真狡猾啊,森冢桑。你都猜到了才会笑得这么不像样子……你一定是知道了,我说的谎是我的第一句发言,是我施展了诡计,从最初就奠定了你的败绩呢。



结果鬼崎还是没忍住而笑了出来。



因为真相是,我直到现在还喜欢着那个人;



……我直到现在,都还喜欢着你。





Fin

[超九/森个人偏森asu]好梦留人睡。

水晶牛逼!aaaaaaaaaaaaa

喵了个唧小水晶°:

失踪人口。考完摸鱼。文力复健。


其实这是这个圣诞夜的少女心,请收好(……)


其实窝站all森森总可爱天下太平


许久不摸BG,窝方。


文中森总的说谎,指的是隐瞒了正片剧情里他死过一次的事。


喜欢窝的小伙伴不要急,太宰先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Merry Christmas!!






>>


 


  森冢骏贴着酒吧吧台坐下,又灵活地晃了晃腿转向。身量本就轻小,故而他有恃无恐动作翩翩,好个轻巧讨喜的潇洒公子哥儿(国中生级)。这家店他记不清来过几次,但每次来都挺尽兴,大抵由于女老板是个御宅级某类动漫爱好者之故。


 


  他欢喜来,老板也欢喜招待他。一来长夜漫漫霓虹斑斓,二来酒场喧嚣本就焦躁难安,森冢静下来就摆开了整张脸的清纯——他给她可供观瞻的伪天真,她给他浓度偏淡的酒(烈酒太折辱那张人神共愤的童颜),谈天何尝不要好对象。


 


  “但是说起来,森总你前段日子都没上这儿哎。”老板弹了弹洗过的发髻,“喔唷,作为刑警终于打算不再摸鱼啦?”


 


  她把酒哐当摆在森冢面前,看着被酒液湿了点下巴的童颜有点暗爽。


 


  “真是失礼!究极失礼!”忙着擦拭面部的童颜君伸出手愤怒地挥来挥去,“老板你也太过分啦,竟然把人民公务员每天的辛勤奔波说成是摸鱼哎,别人不过是回了趟乡下感受清新风光而已。居然被说得那么废柴。”


 


  “……也就是说我把你放飞自我的游玩之旅当作了认真工作的决心。我为我的臆想感到悲哀。”酒吧的映射灯时闪时灭,在阴影处投下斑斓的碎火。星火烧燎森冢骏那张怎么看怎么顺眼的国中生面孔,明明暗暗间老板开始思忖这厮平日到底长不长胡茬(我做了阿童木接受过的胡茬根除手术,森冢如是说),堪堪抑住自己不争气的打算讨一次捏脸的手。不过——


 


  “森总,你这家伙又在说谎吧。”


 


  “哎呀?被看穿了?所以说老板你这种嘻嘻笑着戳穿别人秘密的家伙真是可怕!你该不会是什么超能力者吧!”森冢无谓地吐了吐舌头,用手去戳新挂的桌案圣诞装饰,“这个红褐色根本没有品位嘛!超恶!难不成老板你是红绿搭配狂热者?这个名词本身就充满了吊诡意味嘛——”


 


  “您住口吧。”


 


>>


 


  森冢骏只有喝酒的时候像个成人。他惯于一手拂开刘海,一手先晃晃酒杯,随后两根手指撑住杯柄喝一小口,脖颈后仰时小指会幅度轻微地颤抖。他的眼睛某刻沉淀成树洞里蜂蜜又转瞬飘逸出树顶碎光影,然后在昏光下流露着孩童般天真的满足笑意。


 


  你看他眼神光灿面目鲜嫩,定料不得这人是个骗子。


 


  “刑警和诈骗犯天差地别,所共同处不过是——”森冢掀起便帽放到一边,竖起手指的同时他略略眨眼,“都能读懂一个酒吧女老板的心情罢了。”


 


  “——就算你是个二十六的成年颓废男,论起搭讪也只有国中生级别噢。”


 


  老板叹口气,想这人前世有多少灿烂年华,今生尽付了这张鲜嫩面皮。森冢骏骗术高明,骗过了岁月磨刀斑驳痕迹,骗过了大街多少妇女满腔母性,而今身量娇小不尴不尬,倒也不过是苟且偷闲活了个猪狗生营,枉费他生得聪明。


 


  “森总你啊,还是去骗骗妙龄的可爱少女比较好。喜欢皮相的冷面女孩子呀,总是会肤浅地向你伸来纤细小手哦?”


 


  森冢骏苦笑着摆摆手(他连苦笑都稚嫩得显假):“饶了我吧,在下还是更期待不二子款的迷人女性。”


 


>>


 


  老板点一根女士香烟,试探性问森冢要不要来一根。遭到拒绝后她也无所谓地自行开始吞云吐雾,云雾缭绕间她复端详矮个刑警那张脸,不是巫山胜似巫山,倒似变了某个棱角某根寒毛,有些奇谲意味。


 


  她问:“鬼知道你这些天经历了什么?总觉你整个人透出一股阴森气味。”


 


  森冢骏笑出一口白牙,单纯明澈,全场最佳:“真的变成鬼也说不定哦!毕竟我可是憧憬着超——日常的平凡刑警一名,鬼啊幽灵什么的更适合做警探工作不是吗!”


 


  看吧,又在玩人了。老板倍感无趣地啧一声,又挑眉笑起来,伸胳膊去隔着吧台拉过森冢的下巴说(老板:一米七五老处女):“圣诞大酬宾,请你试喝次新品如何?”


 


  “欸——不会是什么加了奇怪药物的饮料?还是喝一次就能永生长命的super juice?啊如果是永生的话请恕我拒绝这份好意,不体味常人对时光流逝的苦恼怎能探查人心之谜团呢?一口气说出这样的台词,我果然变帅了耶!老板你也快点承认啦。”


 


  “你只要住嘴整个人都很帅,矮子。”老板端一清爽爽凉冰冰高脚杯走来,对森冢投出个挑衅眼神去:


 


  “干。”


 


>>


 


  “……真是抱歉,前辈给店里添麻烦了。”


 


  老板省视着眼前微微鞠躬的少女,金发金眸,配色和举止一般浅淡,点到即止,拘谨守礼。她感慨森冢居然还有这么靠谱的后辈,过后又遗憾森冢极端靠不住的导师属性,白白担忧他误人子弟。


 


  “哎呀没事没事!这家伙也是老顾客了,常常顶着一张国中生脸来酒吧喝酒真是超烦的!上次还有大叔申请查他身份证哦,醉醺醺念叨着‘居然用正太招揽生意可太过分了’什么的。”


 


  “欸?”鬼崎明日菜略感惊奇地瞪大眼睛,接到“森冢先生醉得不省人事露宿酒馆”的电话再沿着闹市街一路找过来,已属她能力极限。再接收到奇怪的混杂成人意味的讯息,屡屡被森冢指出过分耿直的“明日菜大脑”有点处理不能了。


 


  “噗哈……真是个好孩子。好啦好啦,”老板揉了揉鬼崎柔软发顶,故意将未消的白烟吐到熟睡的森冢脸上,“不逗你了,鼓足劲把麻烦的前辈带回去吧!毕竟是现任FBI,这点难不倒你才对。”


 


  鬼崎被吓到似的向后缩了缩,狐疑地皱起眉头:“我……您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森冢先生他……”


 


  “嗨呀,糟糕。”老板笑靥如花,“我只是往圣诞节特饮里加了百分之三十的酒精和一点吐真剂啦。被问到‘身边可爱的女孩子’的问题就乖乖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了呀,备注上的明日喵亲?”


 


  “……”


 


  鬼崎硬生生偏过了头,蓬松金发很符合套路地遮住了表情。她快步走到吧台椅旁,小心翼翼伸出手把前辈的胳膊拉到自己肩上,又试探着斜了斜重心贴紧了肩上人的侧腰。森冢骏酒醉不显颓态,反而安静地闭着眼睛像睡着的孩子。他柔软褐发扫过少女衣领,痒得黏人烦心,却不及长睫毛一抖一抖捋过她肩头,实实在在换得鬼崎明日菜一阵迷惘,是迟迟钝钝的十八岁情怀跌宕。


 


  鬼崎想,这时候想个比喻才好,像什么呢,像只猫吧。鬼崎存着报复心理:她平时鲜少有机会反过来嘲讽森冢像只猫。


 


  她隔着手套触碰起雾玻璃门:霓虹闪烁光影交错,节日歌曲将气氛推上顶峰。她忽然发觉,原是圣诞夜呀,那么今年汇入人群的不是独自一人就不显孤单。


 


  她莫名涌上一点感激:太好了,谢谢你,森冢先生。于是心下坦然,推开门:呼啦——


 


  鬼崎迎面遭夜晚冷空气一激一退,鼻头红一红——幸好二人相依便足够温暖。鬼崎头脑耿直不懂圣诞,但侥幸窄小肩膀尚还有力,足可负担二人同行过一个寒冬。


 


>>


 


  老板的烟终于熄了,她勾勾嘴角弹去烟灰,开始收拾森冢原位的残杯剩盏。她想,自己有个了不得的聪明朋友,行走世上近三载却少人相依,笑颜天真无邪实则满口谎言。不过遇也遇了,互损几遭,朋友一场,还是得祝句节日快乐。


 


  “圣诞快乐。”


 


  “……那么祝你有个好梦吧。”


 


 


FIN。




祝各位有个好梦喔:)


过段时间会补小彩蛋,想看彩蛋的请留评论www啊没有红心和文评的伸手才不考虑哦


彩蛋可能只是小片段,不一定是森asu!




再次:Merry Christmas!!

[超九/森鬼]森冢骏不知道明日喵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水晶她是神!aaaaaaaa

喵了个唧小水晶°:

啊哈 没想到吧

我流OOC 甜饼 鼾



(关于明日奈和明日菜:换一种 叫法)







我们来玩个游戏,森冢先生。



欸,明日喵酱也会有这种提议呀?来玩吧来玩吧。



森冢骏在转椅上转了个圈,面对恰巧与他一同办公的鬼崎明日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满盛蜂蜜,是深潭的照影。深潭正中端坐一位明日奈小姑娘,和和气气安安稳稳,细眉浅浅地蹙起。



规则很简单:我们说一段话,藏一句是假,听的那位负责猜出来。没能猜出来的……



鬼崎清清嗓子。



……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森冢桑你觉得如何?



嗯?听起来真是意外单纯的游戏呢?森冢眯起眼笑起来,抬了抬他那顶砂色便帽,露出柔软的刘海和浅棕色睫毛——他睫毛生得很长,太容易使人移不开眼睛。



森冢放下笔,轻笑着点了点下巴:我接受。……可以在对方发言时插嘴质询吗?你知道的,我这人话很多也超级无敌地喜欢插嘴噢?



为了捕捉漏洞吗……真不愧是森冢先生。鬼崎移开眼点点头。——那么我先开始。



再移回视线时,她那双淡蓝色眼睛明灿而坚定,显得脸庞更加光洁。她微启唇呼一口气,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过一个人。



她的眸子短暂地抬了抬。森冢觉得她在示意自己开始思考,于是停下了正在帽檐上打鼓的手指,向少女的鹅蛋脸投去了目光——当然,不用目距测谎术这点,他们是心照不宣的。



这句话简单又浅薄,且使用了大比重的模糊语言。森冢把它在脑内滤过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打了个呵欠说:明日喵也是花季的美少女哟,真让人羡慕呀。



……所以说,他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鬼崎没搭茬,续道:呆在他身边就能令人安心,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打比方的话就和候鸟一样,呼啦呼啦不知会飞到哪儿去了,但四处找过后发现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一直陪着我,就停驻在那里。



好像是还不错的家伙哦,森冢我有点嫉妒呢。森冢想了想自己这发言算不算狡猾——他明说嫉妒,又不点明嫉妒从何而来——不过他随之并起手指笑道:不过真是那么好的人的话会是过去式吗?夸张也算假话噢明日喵酱——



鬼崎摇摇头:主观评价的夸张算不上说谎。您先输一着了。



这样可真是太狡猾了!打马虎眼这种事,比连载漫画家借外出取材的名义躲在家玩舰娘还要不像话嘛!森冢愤愤不平地嚷起来,又突兀地停住——他被鬼崎惩罚性地拽了拽头发,让他闭嘴。



咳……总之他是很好的人。那个人瘦瘦的,神话里走出来喀索斯的侍从一样;他的眼睛里藏着暗暗的星轨,会呈现行星般暖棕色的光泽。他在阳光里睡觉的时候,睫毛一抖一抖,阴影也像行星的尾巴,稍纵即逝的,没能捕捉到会让人心生遗憾。



哎、哎!森冢急急忙忙地叫停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完——全!使用大量的模糊辞藻和修辞式的堆砌,这种做法即使是轻小说也很难受欢迎!除非是文学少女或电波系灵感主角的设定……呜哇,话说回来,这要怎么判断正误的?



我相信森冢桑。鬼崎淡然地将锅推回去。……如果想认输的话,提前准备好答应要求如何?



唔——!森冢夸张地捂住嘴发出怪声。



之后呢……那个人还很聪明,大脑强到不像话喔。但是人懒话多,还喜欢说谎,面对危险不知道躲;总觉得,他会蠢到连脑回路都不启用,就凭直感投入到危险的事态中去。但是,但是,就和披着棉白色绒毛的幼狐狸是一样的,他在做这类事时轻车熟路,只会叫人觉得他无辜。



森冢转了圈笔,感兴趣地弯了弯眼睛。



嗳,明日喵,他用商量的语气说,怎么会有人既聪明又愚蠢,既狐狸心胆又无辜卖乖呢?退一万万步说,我们的FBI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呢?明日喵呀明日喵,你一定在这点上说谎了。



他略带怜惜的眼神对上鬼崎微微现出笑意的眸子。



于是,你输第二次了。她申明自己的诚实,并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扬起脸继续说下去:



别人说,女孩子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英雄。我曾经不这么觉得,喜欢上那个人以后我慢慢感受到,这话倒是没错的。虽然他并不总是我的英雄,但每次看见他意气风发、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就觉得……就觉得。



她轻微地顿了一下。



……就觉得,果然能喜欢上他,真是太好了。



森冢报以苦笑:啊呀,结果我是来倾听少女的恋爱心理发言的?这样我的心里可会冒酸水的!难道那个要求是逼着我这单身者叫三声汪来听听?



不过——明日奈酱,你刚才那句独白之前隔了一小会儿喔,该不会是你心生动摇,用来掩饰谎话不被我发现的时间吧?



他用手幅度很大地指向鬼崎。森冢那张童颜讳莫如深,压抑着某些东西。



而鬼崎默而不言,颊边肌肤抖颤一瞬,慢慢爬上红绯——少女的姿态有些羞窘。



诶嘿☆



——就在森冢觉得他猜对了、将欢呼胜利的时候,小姑娘吊起眉梢,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么森冢桑,你猜错整三次了。她的语调都轻快起来:我的话也恰好说完啦。不如现在听听我的要求如何呢?



……



森冢缓慢地眨了眨眼。光线在他依然鲜嫩的那张脸和鬼崎正值青春的脸上扫来扫去。鬼崎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格外清秀好看,是真正的十七八岁光环辉耀。



他无言地瞅着鬼崎的神情,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哈,那么让我听听看吧?森冢摊开手苦笑道,一副“愿赌服输但请手下留情”的样子。他把后边一长串“国中生制服什么的就请饶了我吧”云云吞下了肚,但等着他的小姑娘发话,验证他的哥德巴赫。



鬼崎说: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森冢桑,请告知我你的答复吧。







嗨……



森冢向后仰去,险些跌跤。他混杂着愉快、困窘、得意和自负地笑了起来。他笑得几乎是个领到新制服的国中生。但欢欣之余,他还是友善地提醒了自己的可爱后辈:



明日喵酱,这个顺序可不对头喔?你还有要告诉我的事情、要揭晓给我听的答案吧?



鬼崎见他这样,在棉质罩衫下捏紧了拳头,想笑极了,又难得地板起了脸:



你可真狡猾啊,森冢桑。你都猜到了才会笑得这么不像样子……你一定是知道了,我说的谎是我的第一句发言,是我施展了诡计,从最初就奠定了你的败绩呢。



结果鬼崎还是没忍住而笑了出来。



因为真相是,我直到现在还喜欢着那个人;



……我直到现在,都还喜欢着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