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Jack Haley. NC.16 (片段)

♦借梗fate/
魔术师梨梨花x英灵萨莱伊(里世界)/
黑客梨梨花x星光体博士(已便当)萨莱伊(表世界)/
也许cp向/
另外请各位爸爸们请监督我扩写开坑)

梨梨花顺势将我拉倒,光亮的匕首架在我的后项上。

我的长刀顺着惯性卡进地里,切断她几绺发丝。

她确实是个美人。

但她的娴静白皙和冰冷的铁器真是不相配。

我压在她身上想。

多年的战争经历让我学会对来路不明的女人保持比敌人更大的戒心。

她眼角的傲慢和湿润瞳仁里的戏谑似乎也是她美丽的一部分。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一直懂得如何巧妙得运用女性魅力,同情心,甚至忠诚和善良来达成她的目的。
但令人畏惧的是,现在没有任何人能知道她所谓的目的。

她的城府下一定掩盖着什么。
她总是能在极端间找到极具说服力的包容。
我很难相信这类人拥有所谓的玲珑也有剔透心之美德。

我松着眉头继续打量她。
可她却好像很享受这个僵持不下的危险动作,和莫名其妙的对视一般。
她巧克力般触感的手骨节游移在我背上。

她凑上来了。
匕首在她用力的同时仍然压着我的皮肤。
我等待着撕裂的疼痛。
我以为她想要杀了我。
然后混合着被汗润湿的铁味和洗涤剂香味变得甘甜温热起来。

她在一种用小动物般的表情舔吮我的嘴唇。
我差点从她怀里跳起来。

我应该躲开吗?我应该表现出我的不满然后推开她?或者我应该趁她分神推掉她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

她到底在想什么?
她到底想干嘛??

我真的无法理解她做这件事的目的。
她到底在干什么?
她又是在捉弄我吗?
这能用来捉弄吗?

她得逞了,我现在确实感觉到了那种被戏弄的暴躁感。
非常讨厌的,我的脸和脖子不自主得在发烫。
那股香味混合着温热的二氧化碳越来越多的充入鼻腔,我的大脑开始可耻的当机了。
我现在宁愿被她割破大动脉。

我加速的心跳仿佛就是她宣告胜利的战鼓。
我想挣脱开。
可是她反而出人意料得放掉了匕首顺着我的方向越凑越进,同时她用舌头撬开了我的牙。裹着我的舌头戳刺上鄂顶的神经。
匕首撞击地面清脆的声响比沦为阶下囚的锁链声更令人羞耻焦躁。

呼吸不畅。

我从来没接过吻。

我现在根本不能够拒绝她。

她在使用令咒。

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花费仅仅只是在和她接吻上,我真的不能理解——这就是简直愚蠢至极。

天哪她到底在想什么?

想要对她破口大吼的冲动被令咒往毛孔里扎针的痛感硬压住。

她应该知道我是完全有能力反抗第一道令咒的,但我现在完全不认为她这时能够想到这点。

当我想要从她身上挣脱开站起的时候,她的那双紫色眼睛突然开始凝视着我了。

脊髓里爬上一股寒意。

我又在与她对视了。

这次像是在凝视窗外。

可是我看不见一点光。

『我不该把他植入到乙女游戏里的。』

『对于博士他来说真是太过分了呢。』

我从那双眼睛里听见一些声音。

坚硬的地面,和嘴唇的触感,混杂着漂浮的不安蔓延开。

脑内蜂鸣。

——

nzanlz9n++_"[%&[{]]€^`]"

Copy  Complete.|

Will it continue?

----Yes-----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