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a

梨萨梨重症患者 。
事一名现役D级。
玄学ADV志仓千代丸现役催稿小分队队长。
大动脉是姬丝秀特·亚赛劳拉莉昂·刃下心,铁血的热血的冷血的吸血鬼。
冠状动脉是萨来伊
左心房是西园梨梨花,右心室是渡爆渡

萨悠。桥上萨来伊的单恋视角

音北北北北北也:

第一次使用lofter发表文字,紧张
标题?谁教我怎么写标题      桥上萨来伊→我闻悠太,双箭头我就说不准了。


其实我觉得这玩意儿不会有人看的。...


给英俊无敌帅氣的萨总裁打个call


—————————


        桥上萨来伊想说点儿什么。


        他张开口, 话语呼将欲出。  但他最终又闭紧了嘴唇,如平日一般紧抿成一线。
        澄风桐子说,桥上最近莫名其妙。总是发呆,欲言又止的。


        这点他不否认。 就平时的状态来说,这样的桥上萨来伊奇怪,太奇怪了。
        萨来伊仰面躺在浴缸里,盯着水雾飘渺。  黑发打湿,不再卷翘地 附在额头上。湿漉漉。  热水和腾腾水汽包围他, 萨来伊长出一口气。


        所以这是为什么呢,总有原因吧。   萨来伊知道原因,也知道罪魁祸首究竟谁人。


        放松,将露在水面上的半身浸入水里。 他觉得很舒服,于是慢慢地慢慢地让思维也空下来。


        萨来伊很少放任自己松懈,  他有着旁人望之莫及的优秀头脑。桥上萨来伊不允许自己浪费这父亲给予的好才华,这每一秒。  他几乎任何时候都在思考。


        思绪发散、发散。  萨来伊的思绪漫入水中, 渐渐的渐渐的扩散开来,飘起来浮起来,飞向了我闻悠太。


        同他一样的卷翘头发梢,拢在脑袋下方,显得我闻一副蠢样。 一成不变的不合身的大衣,双排扣大衣,也显得他蠢极了。 还有,还有那双眼睛,由内而外散发出蠢劲儿,却异常地明亮耀眼...耀眼到萨来伊要睁不开眼睛。
        他竟这样在意我闻悠太,莫不是我闻身上有什么优异之处,有什么过人的优点? 还是说他是最令自己感兴趣的高智商一类人?


        不、别开玩笑。  我闻悠太完完全全是个普通人,最普通不过的那类人。 与他身边聚集的人们不同,既不是知名的大红人也不是备受欢迎的社交高手。我闻悠太长相不甚出众,个子不高,智商也极其平庸,是最简单最好懂的普通人。
        但在万万千千的特别的人当中桥上萨来伊偏偏就注意他,注意这个没有丝毫亮点可言的我闻悠太。  他甚至搞不懂自己到底被悠太哪一点吸引了。


        这真要命。


        萨来伊有点儿烦躁,皱起了眉。 偌大澡间里他突兀的“啧”,一声。


        没心情再泡在水里头了,萨来伊起身,跨出浴缸。  他站在洒头底下,拧开花洒龙头, 哗的一下水洒开。
        是冷水。 唰的一下冲散了蒸汽,冲在适应了热水的皮肤上。桥上萨来伊一个激灵,思维立刻被撞散了。


        好在水渐渐地热起来,萨来伊的思绪重新拢聚。
        我闻 我闻,我闻悠太,我闻悠太。 桥上萨来伊闭着双眼,心里一遍又一遍默读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 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难以舍弃,让我不肯忽视忘记这几个字以及它们代表的人?


        萨来伊记得在学校的走廊第一次清晰的看见我闻悠太的脸。  那冒冒失失撞到别人的模样,那笑得全是歉意的脸。  就这么清楚强硬的刻入萨来伊的脑袋里。
        同样被复写进脑海里的桥段还有我闻悠太头一回与他有记忆的跨越性的恰巧碰见。虽然这段记忆并不甚好,还有些难看。  但我闻悠太惶恐不安的行为举动,急于证明自己清白的辩词都完整的刻入桥上萨来伊的大脑中。


        这真奇怪,在大脑里挥之不去。 可每次一看到我闻悠太的双眼,他的笑容,桥上萨来伊繁忙的思考就会立刻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还有点儿...心悸。


        萨来伊想到我闻悠太从不会怀疑或反抗他的挑剔和高要求。看似抗拒这一切的我闻悠太从来都只怨念地叨个不停,实际上会全然接受萨来伊的建议,服从他的指示。
        萨来伊想到我闻悠太对谁说话都不经脑子,直言不违,完全没有会得罪人的觉悟,唯独对他开口就小心翼翼,字字斟酌。有时又慌不择言,毛毛躁躁的一副心虚模样。  萨来伊不肯承认,这样的我闻有时还很可爱。


        桥上萨来伊怀存侥幸心理,他试想着对面那个我闻悠太是否也抱有与自己相同的情感,  他在想我闻悠太眼中的桥上萨来伊会不会是特别的、与旁人不一样的,   桥上萨来伊是不是我闻悠太所重视的,   我闻悠太的目光会不会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地投向桥上萨来伊...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粘滞...萨来伊不敢想下去了,  但凭空生出的念头让他中了邪一样不断想, 想啊想...萨来伊眼神有些飘忽,耳根也开始发热。   他这念头带着疯狂的劲儿一股作气地进行下去。
        但他总归恢复了理智,咔嚓一下阻断了这个思路。


        好,好。桥上萨来伊,你很久没有这样不理智了。  你的情绪要冲破多年来完美的禁锢,要喷涌而出了。    挤出一声哼笑,萨来伊想。  额角的汗混入热水在面颊旁流下, 在痩而尖的下颏滴走了。  桥上萨来伊,这些天来的疏于管理让你变得松懈了?谁给你胡思乱想的空当了,谁给你放任自流的自信了?


        萨来伊长相俊俏,面容虽不温柔却透着他独有的傲气与英气。  他看着水雾弥漫的镜子中自己的脸,头一回从那上面捕捉到了挫败。


        在幼时的全国奥数赛未能夺冠,少年时遇到强劲对手并被比了下去,甚至在前阵子父亲对他的意见不睬不理,他都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挫败过,桥上萨来伊从未如此狼狈。


        水,像水。像海。我闻悠太像海,无边无际无界无垠。而在海中央,在海底沉浸着桥上萨来伊,桥上萨来伊被无限深的海水淹没着,在海中央,在海底.....


        无法逃离的人是桥上萨来伊,离不开的人是桥上萨来伊。从始至终的输家一直是桥上萨来伊。
        而我闻悠太,那个没心没肺的普通人,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赢家立场。
        桥上萨来伊彻底失败。


        蓝月咖啡厅每天这个时候,要迎来常客。萨来伊关掉热水,收拾重整心情。
        穿戴整齐,扶好眼镜, 严谨的桥上萨来伊在玄关拉上门离去。

评论

热度(47)

  1. sula音北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