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树懒砸画破画儿了吗

【雷凯】

蛋花爹爹超棒aaaa!!!!!!

蛋花花花:

凯莉还在涂着她的指甲油,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像现在这样,故作可爱地把声音末尾扬起好几个调,这么轻易就能读出的刻意的做作,让雷狮想要发笑。


可是他没有,雷狮心底翻涌起来嘲讽,就像他知道等她这小小的兴致过去后就会懒懒地搭上两条纤细的腿,身上是简单裙装还是西装革履都不能阻止她惹人厌地斜睨着任何人。颜色亮得不像话的短裙才浅浅盖住腿根。自诩淑女,凯莉偏偏最不在乎这些。像个张扬跋扈的大小姐。


可她偏偏就是个不需要骑士和保护就能踩出一条血路的小姐。


凯莉玻璃珠一样的眼睛转了转,最后看向窗户里那方方正正得像被切下来的星空,它的颜色艳红得似乎都能闻到腥臭了。但她还在张着五个指头,欣赏一般看着自己刚刷好的指甲油。


就算它们迟早会因为粘上血肉而脏污,凯莉也乐此不疲地装饰自己,即使知道内里不过是一团潮湿发霉长虫的棉絮,她也可以笑着耸耸肩,用薄薄一层绸缎盖着然后卖给已经穷愁潦倒的人,只是因为她缺少消遣。


她什么都可以放进利润的天平的另一端里,包括她自己。


把血淋淋的心脏打包好了放上天平,即使爱情只是没有形状又无法抓住的东西,却有着那一份抹不去的质量。


生死场上,只有剥削他人而获得余裕的人才有资格参与这场赌博,比如他们,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晃动着天平,凭心情增添筹码,因为那些只是无关肉体痛痒的感情。


雷狮嘴角还挂着似轻蔑的笑容。和雷狮亲吻的时候她还在漫不经心地看着天空,手已经搭上他的脖子,手指绕着男人的黑发,又松开然后轻轻揉捻着发梢。弯起的嘴角被雷狮吸吮着,凯莉喉咙里发出的一声轻笑。


明码标价的爱情,只差一场豪赌。

评论

热度(234)

  1. 今天树懒砸画破画儿了吗蛋花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
    蛋花爹爹超棒aaaa!!!!!!